<address id="nzfpj"></address>
<noframes id="nzfpj">

    <form id="nzfpj"><th id="nzfpj"><progress id="nzfpj"></progress></th></form><noframes id="nzfpj"><address id="nzfpj"></address>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哲學是對生活的理解和探索 ——專訪梁中和老師

      江安柏拉圖學社 2021-10-28 16:13:38

      哲學是對生活的理解和探索?

      ——專訪梁中和老師


      《學思》2013年5月刊

      采訪-任舒凡、陳小奇

      整理-任舒凡



      梁中和

      山西省陽泉市人,1981年7月出生,中國人民大學哲學博士,四川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哲學系副教授,清華大學道德與宗教研究院“古希臘羅馬哲學與宗教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主要從事古希臘哲學、文藝復興哲學、倫理學和經學等方面的研究。


      社會兼職與榮譽:國際柏拉圖協會(IPS)會員,四川省哲學學會副秘書長,成都市書法家協會學術委員會秘書長,全國百篇優秀博士論文稱號獲得者,“望江柏拉圖學園”創辦人。


      1

      儒家相對來講是守在根脈上并且繼續發揚人文傳統的主流思想

      Q

      您的中華文化課重點講授儒家哲學,您認為儒家哲學在“中華文化”中應該是一個什么樣的地位?


      梁中和

      古以來,整個中國人的社會生活、道德生活都是建立在儒家思想基礎之上的,雖然道教佛教思想在民間也有一些影響,但他們無法給出一套倫常生活的具體準則。因此,儒學在長時間的政治生活中,在歷史上發揮著重要作用,這是一個無需爭辯的事實。我們要去辯護的是當它作為一種價值判斷,它是否屬于中國哲學思想的核心部分。從這方面來講,我和很多哲學老師都認同儒家是占主導地位的。當然也有一些老師有不同的看法,比如一些中文系老師可能會把道家思想作為主流思想之一。這個問題我想可以這樣來看,大部分道家代表人物所受的教育其實都有一個共同的源頭,即商周文化后形成的一批諸如五經等經典,部分文獻構成了中國文化的主要根基。而其中保存和詮釋得最好的就是儒家,盡管其他諸子百家對經典也有一定的詮釋,但或多或少有偏頗之處。而儒家相對來講是守在根脈上并且繼續發揚人文傳統的主流思想。

      舉個例子吧,道家思想是對五經的一種探索思考,其中包含針對儒家思想的反省,從這個方面來講,它仍是以儒家思想為批判對象,試圖和儒家思想形成爭辯,因此,它有其重要性,并且也確實影響著中國人的一些價值傾向,比如文人隱士對于人生逍遙的態度等。但是如果你讓道家提出一套正面的積極的適用于人類倫常生活的道德體系,它給不出來,因為它發展到最后成了一個宗教性思想,這是它無法成為主流思想的原因之一。

      因此在中華文化課上,儒學這一部分肯定繞不開,那么為什么我的哲學篇主要講儒家思想呢,一方面是基于以上內容的判斷,另一方面是因為每個老師之間都有分工。我們有講佛學等其他學派的老師、有從歷史角度來分析的老師,大家能很好地形成互補。至于我,主要是通過導讀論語來授課,剛開始是導讀前四篇,后來發現太趕,每章解釋的力度和范圍都不夠,后來縮減到兩篇。上個學期又發現基本上講完一篇差不多一個學期就完了,所以講的篇數越來越少,但是內容上會更加的深入細致。其實我更注重的是教學上的效果,希望同學們對課堂內容有個相對全面的認識和啟發性的思考,這是我目前對這個課程的想法。


      2

      對于漢字的良好傳承不能淪喪在我們這代人手里

      Q

      說到深入和細致,您的課堂常常會花大量時間來講解某個字的意思,甚至從它的甲骨文演變講起,為什么這么做呢?


      梁中和

      實我在課堂上也曾經解釋過這個事。我并不是研究文字學的,所以這個事情實際上已經超出我的能力范圍,但我為什么仍然要盡力去做呢?我們中國的文字和語言,經過漢字簡體化,以及文化與西方接軌后,現在語言規范的學術論文幾乎可以一一對應地翻譯成任何一種外語,而不存在中國思想中不可翻譯的部分。那么我就要問,中國的學術文章真的可以完全翻譯嗎,那么我們為什么不直接用英語、法語寫作?我們用漢語寫作,漢語能不能給這個文章的思想提供有別于其他語言的東西呢?我覺得中國的語言和思想是有很強的關聯的,但是我們并不熟悉我們的語言,不熟悉每個字的意思。我們把每個漢語詞都理解為現代科學或社會語境中的某個對應的詞,這種在長期潛移默化下下意識的對應,是缺乏思考和反思的,所以我想通過這種方式打破大家對漢字的陌生,看同學能不能借此稍稍了解中國漢字的語義演變和傳統。我們放棄了這個就相當于放棄整個文化的根脈,我并不是讓大家都去研究語言,但是你至少有對文字的一個敏感性,在使用某個漢字的時候,特別小心謹慎,不去扭曲、糟?;蛸H義化,讓它枯竭成一個沒有生命的語言。

      我覺得對于漢字的良好傳承不能淪喪在我們這代人手里,除了搞文字研究的學者外,我想可能更需要的是一些教育上的普及,甚至國家應該把繁體字恢復成一門正規的教學用語。我們這代人都是在簡體字的教育中長大的,我們現在根本沒有辦法順暢地書寫繁體字。當我們接觸古籍的時候,感到非常的困難,大家一看繁體字,甚至豎排,就覺得很惱火,讀起來很不方便,覺得有隔膜。所以對漢字刨根問底,我想算是一種基礎教育,同時我也有一個用心,就是希望從文字上入手,慢慢把中華文化的根脈恢復起來,讓大家稍微有這么點意識。比如我們說“和諧”這個詞,近兩年被加了一個新的意義“被刪除”,而這個詞自古以來都沒有這個意思,這種對漢語的改造是潛移默化的,那么將來“和諧”會不會就成為固定的表示“刪除”的詞語呢?雖然它有可能只是某一個時間段的產物,但是最起碼它在這個時間段內讓大眾接受并廣泛運用這個意義,這就會傷害到這個詞本身,我想這不是小事情。

      Q

      學習繁體字可能需要一個大量積累的過程,那么對于初接觸繁體字的同學,怎樣做到在日常閱讀中把它結合起來呢?

      梁中和

      為我本身是研究柏拉圖和西方哲學的,所以平常接觸的文獻主要是英文、希臘文。我們天天看外文資料,速度一樣不會很快,那么在這種低效率下為什么還要去讀呢,就是因為我們認為這里面有值得研究的東西。所以大家在看古文時也會有一種虧不虧的價值評判??匆磺ё止盼暮鸵磺ё盅?/span>文哪個比較值,崇洋媚外的心理會讓我們認為看了一千字希臘文特別劃算,但是看了一千字漢字原典就覺得只不過了解些古代的東西,沒有什么特別的。這種崇洋媚外的心態也是近一百多年才形成的,然而事實上你對于希臘文恐怕無法做出更多貢獻,只能停留在了解層面,而你對漢語的思考卻有可能是創造性的?,F在中國經濟好一些了,在世界范圍內說話分量也重了。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注意到,中國人的文化自信和自覺漸漸被提上了討論,甚至是意識形態的建構范圍之內,這是個好事情。

      至于具體在日常閱讀中怎么做,我想可以先看一些譯注,最好原文是繁體字,注解和翻譯是簡體字,這樣會極大地降低難度,目前有不少出版社都有這樣的書。但是最主要我覺得還是態度問題。


      3

      啟發不應該被看做一種教育方式,它其實就是哲學討論本身

      Q

      您的課堂還有一個特點就是特別注重用啟發式的方法與同學互動,為什么選擇這種方式呢?

      梁中和

      是從柏拉圖那學來的,他和學生的對話中,常常出現所謂啟發式的教育。其實啟發不應該被看做一種教育方式,它其實就是哲學討論本身。在這種啟發式的討論中,我們可以看到個人的特殊性、個體性,個人傾向會慢慢被排開,而他的思想,理性思考則會顯露出來,并進入公共領域,也就是大家都可以思考的范圍。啟發式,或者說問答式有個特點就是在過程中有一個引導者,這個引導者就是教師。問答式具有主導性,所以你如果聽過我的課會發現我問問題是有引導性的,不是隨便問,也不是順著對方思路枝枝蔓蔓瑣碎地問,一旦我聽到想要的一些答案,我會把同學往這個方面去引導,去思考。

      所以我覺得從哲學討論進行啟發思考,可以激發大家的興趣,而這個興趣在我們人生中或多或少都會發揮一定的作用。這跟個人學歷工作背景無關,即便是沒有文化的農民,至少在某些瞬間他們也會對生活感嘆,迷茫,何況我們的大學生是受高等教育的人,他們對這些所謂形而上學問題的需要也更多。用這種方式是希望在學生心中種下種子,植入問題。這個問題可能在適當的時間地點,人生的某個階段,遇到某個事件而發芽,教師的作用就是按下這個按鈕。人的創造性是非常強的,他能自我更新到什么程度,我們控制不了,但種種子的工作我們必須去做。不做的話,可能從來就沒有人嚴肅地問他這些問題,當他真正遇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他會習以為常地把它忽略過去。

      Q

      同學對您的這種問答式教育反應如何呢?您如何評價歷屆選課同學的表現?

      梁中和

      第一次教學時只有三四十個人,從那一屆開始就一直用這種方法,我個人認為效果還是比較好的。每一屆都有非人文專業的學生在課后向我提問,時間可能會長達一個小時,每一屆,每一個班都有,說明他們也在對人生的一些問題進行思考,我認為對這些人來講,問答式教育是成功的。從我收到的反饋調查來看,我的課去年得分是 98.8,也就是說不滿意的人相對較少,大部分覺得效果比較好,總體上來講,我還是會堅持這種方式。

      唯一的麻煩是中華文化課人太多了,即便我再努力也記不住兩百多號人名字,這樣的話,我沒有辦法針對某個人進行特別深入的討論。其次,大部分同學之間的交流是關閉的,我發現有人發言時,很多同學根本不在乎發言人的觀點,認為自己是來聽老師講課的,你的觀點和我沒有關系?,F在已經很難想象一個人能全身心投入地聽同齡人的觀點,總覺得大家都差不多,你的觀點能有多高明呢。我們對同齡人總有一種蔑視,但是對權威、年長的人卻有不自覺的價值判斷上的優待。如果小班化了,我想這個問題可能相對好解決,但是小班又要考慮師資問題,所以對于這個問題我只能折中處理。


      4

      任何經濟學模式的參與對教育都是毀滅性的打擊

      Q

      有學生評價您給分較嚴格,您如何看待打分這回事?


      梁中和

      實在大學我們特別容易把它看成一種經濟學模式,就是交換。我覺得任何經濟學模式的參與對教育都是毀滅性的打擊,大學應該是教師和學生之間一個非常單純的探討的平臺,如果它被摧毀,我們還有什么空間可以真誠地對非功利的問題進行討論呢?所以我會盡量反對這種交換,不管你是以哪種形式包裹起來的交換。比如有些學生不去上課,他從其他同學口中詢問這節課的內容,然后在郵件談自己的想法,試圖通過這種方式討好老師,一舉兩得。其實老師都不是傻子,能夠看得出來,這種狀況不但不會加分,而且會嚴重扣分,因為它關系到老師對一個學生人品的判斷。所以最后我在評卷中會有一些拿捏,那些平時上了課的,在卷面上必然會體現出他們的思考。而那些平時不上課,只按照要求死板回答的,我就會在成績上有考量。

      我并不是通過硬性的考勤等要求來限制,我覺得這沒法強求,有來學,無往教。如果課堂沒有價值,學生不愿意聽,這是老師的問題,和考勤沒有關系。但是他們想要交換我是絕對不會答應的,因為你的答卷只值這個分數。更何況我已經放寬了要求,我每年的不及格率只有 5% 左右,考慮到這是一門公共課,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盡量寬松,只要你對中華文化有個大體上的理解,就能讓你及格。

      Q

      很多同學面對廣博的中華文化常常感到無從下手,對于初學中華文化的同學,您在學習方法上什么建議嗎?

      梁中和

      該有一個入門的書籍,最好是選十三經當中的一部分,特別是五經和《論語》。你想從研讀莊子開始當然可以,但是當其中提到顏回、孔子的時候,你一樣要回到《論語》中去求證。與其這樣,不如一開始就從一些根本的經典開始,慢慢往后了解,這樣你就會有一個相對比較正的思維結構和思想傾向,不會流于某一家的偏頗。儒家的經典之所以有價值,是因為它本身有價值,而不是我們賦予了它價值。

      Q

      您發起望江柏拉圖學園的目的是什么?

      梁中和

      個學院是在 2010 年我剛回川大的時候發起的。我主要是研究柏拉圖的,所以想搞這么一個活動和大家一起讀書。一方面促進自己讀書,一方面帶動一些年輕人一起讀書思考。在這里我實踐問答法最多,我發現最大的益處就是,學園里的同學們沒有功利的目的,因為沒有學分,不拿工資,大家都是靠著興趣,憑著對生活的理解,談自己最真實的想法,沒有遮遮掩掩,沒有交易,是非常真誠純粹的交流。在那里面,很多同學,甚至已經在社會上工作的人都能感受到一種活的哲學的魅力。但它不是一個所謂的文化普及場所,是要深入到個人對生命,對思想的理解,這個深度就決定了它的人群一定是比較小眾的,它的門檻是相對比較高的。一般人可能比較難以理解,但是一旦你能循序漸進地進入討論,對你個人一定是有非常大的幫助的。

      同時這個學園在推動學術上也有一定作用,比如從學園出去的學生,有去了人大或留在川大繼續讀哲學,研究柏拉圖。他們通過學園將柏拉圖作為一個進入哲學的門徑,對其產生了興趣,想去鉆研。我覺得這是非常不容易的,即便是本科讀哲學的同學,在短短四年中想讓他去傾心、去決定將來研究什么,是非常困難的,因為有那么多的選擇和誘惑。

      另一方面就是對社會上學術系統外的人的影響,他們通過參與討論,知道了還有一個能說真話的,能夠進行嚴肅學術討論的地方,我覺得這對帶動整個成都文化的深度是有作用的。除此之外,在全國也還是形成了一定的影響。前段時間去北京開會,也見到一些學界同仁的贊揚,其實他們都想做一個像這樣自由討論的哲學活動,但是基于精力等原因而沒有做。也有一些媒體采訪過,主要是對通識教育的探索。當今的通識教育是在高校中,在一些學院范圍內推行,比如說川大的吳玉章學院,這類型的通識教育畢竟都是在高校體制之內的教授方式,而我的學園是體制之外的,官方性質比較淡,以自由討論模式為主,這種模式目前來講,國內能堅持下來規范的、有一定深度的討論班少。所以這也是我這么堅持的一個理由。


      | 望江柏拉圖學園活動現場|


      5

      哲學能夠給我們帶來的一定不只是知

      Q

      柏拉圖學園明訓中提到一句話“真正的哲學首先不是饒舌、不是修辭、不是邏輯論證,而是生活,是生命的亮光。 ”為什么這么說?接觸哲學至今,您從中收獲了什么?

      梁中和

      個是柏拉圖主義的一個說法,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自柏拉圖、畢達哥斯拉以來,哲學從來就不是一個專門的、技術性的、應用型的學科,它從來都不是為人生計而謀劃的,它是為了讓人們反省、思考生活本身的。而柏拉圖主義的思想有個特點就是它不會單純地陷入到一種邏輯的論證或者思維的游戲,而特別重視和我們日常生活的聯系,特別是和道德生活、政治生活的聯系。也就是說哲學作為一種生活方式,在古代非常受重視,很少有言行思想不一致的人,你有什么樣的觀點就會過什么樣的生活。比方說古代犬儒學派的人,他們的觀點就是過簡潔的生活,去除多余的欲望,凱撒去問第歐根尼說,我能為你做點什么嗎?第歐根尼說,你走開,不要擋住我的陽光。這時候的哲人都是言行一致的。但是到了文藝復興之后,西方哲學呈現出了一種在個人生活當中的分裂。當然這有很多政治的原因,但是深層次的原因是進行了所謂的認識論轉向之后,人們偏向于單純的思辨,思辨哲學變得非常的單調,缺乏了生命的光彩。所以這個時候尼采才會顯得那么的珍貴和有魅力,因為他的語言、修辭、思想,他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是統一的,雖然他自己最后瘋掉了,但是他展示的是一個哲學問題本身造成的影響。所以哲學能夠給我們帶來的一定不只是知識,如果你只是想獲得一些知識,那你直接去看哲學史,每個哲學家的觀點就一清二楚了。關鍵是獲得對生活的理解,對意義的探索,這些才是學哲學最重要的。但凡有一定鉆研和深入的,他一定會對自己的問題、生活有非常敏感的意識,它會影響你的生活方式,比如價值取向,如何安排時間,以及對金錢的態度。如果一個人學了哲學之后,他的時間、金錢的花費仍然和其他人沒有什么區別,那就意味著他沒有學好哲學,他受到的還是世俗的價值觀念的影響。

      有一部分人,學了哲學后變得癲狂,把自己心理上的虛榮錯誤地嫁接在對哲學知識的把握上,由此形成了一種優越感 : 我是懂哲學的,而你們這些人就是一些精神上的小人、末流。那么哲學在他身上仍然是滿足心理需要的一種工具,這種人也應該警惕。學完哲學后不應該成為一個極其狂妄的人,而應該成為一個冷靜、客觀的人,對生活充滿熱情的人。

      教授中華文化課程不是逼著同學們去進行專業領域的探索,但是至少在大家生命中增加了一個精神維度。在我看來今天很多人是沒有精神生活的,他們基本上過的是一種消費性的生活,包括對自己感官、金錢的、時間的、情感的消費,都是在耗損,耗損意味著燒完了就沒了,它不會轉化,不會提煉,不會提升,不會再創造,大多數人是這樣的。但是如果你學了哲學后能對什么是值得做的,什么是不值得做的有一個判定的話,你就會主動去發現那些更能激發你生活熱誠的事物。


      6

      我覺得我本人傾向于文青和學青的摻雜

      Q

      最后我們聊點題外話吧,不談中華文化課程,不談哲學。我去您的豆瓣主頁看過,給我一個感覺就是您挺文藝的,您怎么看待文藝青年這回事兒?

      梁中和

      倒不覺得文藝青年有什么特殊的價值,在我看來,文藝青年是一個階段。文藝青年還有兩種并列的狀態,一種叫憤青,一種叫學青(學術青年),憤青就是那些憤憤不平,對社會不滿,充滿抱怨的人,其實他們都是對自己的生活不滿,尋找一些支撐他們不滿的理由并要求他人來負責,而他們對自己的生活是不負責任的。而文藝青年呢,大部分家境相對優越,他們有這個資本和精力去思考一些風花雪月的事情,這一部分人好的地方在于他們的心態是平和的,他們的興趣可以被極大的鼓勵,有條件去追求藝術,寫詩,他們是在探索自己的興趣,探索一種自己真正想要過的生活。因此他們就更有可能真誠地面對生活中一些非常寶貴的東西。生命短暫,環境的日益惡化,人自身的局限,各種有限性已經讓我們非常壓抑,在這種情況下什么能讓我們覺得生活是有意義的,文學青年提供了這樣一種途徑,哪怕是一些無聊空虛的負面情緒,但是空虛也是一種非常強烈的對存在感的要求,意識到了空虛帶給自己的焦慮,這種焦慮感是有價值的,如果一個人對自己的空虛已經沒有焦慮感了,這才是可怕的。所以文藝青年在這方面更有可能走上一種真正的對生命的探索。但是文藝青年也有可能沉溺于某種情緒,把自己和人群割裂開,過分相信自己和自己的生活方式,但是實際上無非也就是那個樣子,你真讓他談點什么,他也未必能說得出來。所以他們能不能從這種固化的自我、自憐的狀況走出來,這是關鍵。還有一種青年是學術青年,他們一來就已經被嚴格的學術規范訓練,一般這種人會有一個特點就是智力崇拜。如果文藝青年是感受第一,生命經驗第一,熱血第一的話,那么學術青年就是理智第一,知識崇拜第一。這批人會非常實際地去鉆研某一門學問,通過知識的充實,讓自己成為在某一方面有權威感,有存在感的人。學術青年一大部分會成為未來學者的儲備,另一部分則會積極入世,參政。

      我覺得這三種人中最應該警惕的是憤青,如果一個人自小的成長環境比較惡劣,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成長成一個健全的人格,這種情況是非常寶貴的,這部分人應該加以更好的引導。文藝青年相對來講是可上可下的,如果要往差里發展,文藝青年有可能成為玩世不恭的,隨波逐流的,自閉的一種狀態,這是一種很危險的傾向,幾乎也是不可救藥的,因為他對自己和對社會都是無用的。但他的好處就是有可能真正發現生命中熱誠的事物并且投入進去。而學術青年的優點則在于相對理智,客觀,所以他可能撐起社會上一些該負責任的崗位。但是學術青年也有可能因為對理智的崇拜而讓他們變得冷血和漠然,他們對于人的生死、對社會的不義,對親人朋友的遭遇是完全漠視的,他們唯一崇拜的就是理智,誰知識多我就崇拜誰,這也會造成一種非常重大的扭曲,對生命完全沒有任何感性的理解,這種人會增加社會間以理性和客觀為理由的冷漠。

      總體上來講,我們每個人都不可能是單純的文青或憤青,更多的是三者的摻雜,我覺得我本人就傾向于文青和學青的摻雜,我意識到自己天生的細膩敏感和感知力,你看我說話的習慣是“我覺得”,所以我會盡量克制自己,盡量往理智方面去發展,這也是為什么我選了哲學,就是因為我認為自己文藝青年的氣質太重,所以要用學哲學的方式來進行平衡,現在看來還是有功效的。但是文藝青年氣質會影響到你對學術的探索,這個影響說好也好,說壞也壞,他對影響到你對邏輯推論的興趣,而好處就是他讓我們對自己的生命不那么封閉,不那么單調,愿意接觸新事物,我會比其他學術青年看起來跟進程度要大一些,像動漫、電影我都比較愿意去了解。所以對于文藝青年,我覺得需要提醒的是不要墮落成一個自怨自艾的,自命清高的不負責任的文藝青年。



      江安柏拉圖學社



      ?歡迎關注



      AV一本大道香蕉大在线

      <address id="nzfpj"></address>
      <noframes id="nzfpj">

        <form id="nzfpj"><th id="nzfpj"><progress id="nzfpj"></progress></th></form><noframes id="nzfpj"><address id="nzfpj"></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