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zfpj"></address>
<noframes id="nzfpj">

    <form id="nzfpj"><th id="nzfpj"><progress id="nzfpj"></progress></th></form><noframes id="nzfpj"><address id="nzfpj"></address>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論SCI影響因子與多元化的文獻計量評價指標

      MedSci研究 2021-10-28 09:15:42

      導語:前段時間,SCI被湯森路透公司(Thomson Reuters Corp)拋售給Onex Corp 和霸菱亞洲投資的消息引發了科學界的廣泛關注。

      來源:百納知識(轉載已獲授權)

      作者:鄧思超


      現我們繼續探討SCI影響因子與多元化的文獻計量評價指標之間的“勾心斗角”。


      1、什么是SCI及影響因子?


      SCI(科學引文索引,Science Citation Index)是由美國科學家尤金·加菲爾德(Eugene Garfield)在1957年創建的,收錄了發表在重要學術期刊上論文的引用情況,是國際公認的進行科學統計與科學評價的主要檢索工具。其數據庫Web of Science到現在共收錄了約9000種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學術期刊的論文,涉及數、理、化、農、林、醫、生物等基礎科學研究領域。湯森路透每年7月都會發布期刊印證報告(Journal Citation Reports),它客觀地統計Web of Science核心合集收錄期刊所刊載論文的數量、論文參考文獻的數量、論文的被引用次數等原始數據,再應用文獻計量學的原理,計算出各種期刊的影響因子、立即影響指數、被引半衰期等反映期刊質量和影響的定量指標。其中的影響因子(Impact Factor, IF)已成為期刊投稿的風向標,并且成為評價一個科學研究機構、一本期刊,乃至一個研究人員學術水平的重要指標。


      2、SCI影響因子到底存在哪些問題?


      基于影響因子的評價體系本身是客觀的,但是單純的依靠影響因子評估論文的質量,甚至評估科研工作者的水平,是有失公允的。一方面,影響因子只能反映期刊的水平,對于一篇文章的影響力是存在統計缺陷的。少數高引論文拉高了期刊的影響因子,而大部分的論文引用次數要低于所在期刊的影響因子。一方面,有些期刊為了提高影響因子,達成了“默契”的互引協議,因此出現某一期刊論文大量引用另一期刊發表的論文的奇怪現象。這種靠合作期刊之間互引的策略,人為操控了引用頻次,偏離了影響因子設立的初衷。


      諾貝爾獎得主蘭迪·謝克曼針對此問題,提出自己的見解。他認為影響因子是數十年前圖書管理員為了決定其所在機構應該訂閱哪些期刊而設立的,其目的從來不是為了衡量知識價值。目前在高影響因子的期刊上發表文章被看作是衡量成就的標準,人們會以此為基礎得到晉升或提高薪資,從而導致對知識評估的扭曲。


      (謝克曼)


      3、多元化的文獻計量評價指標隆重登臺!


      針對于此,我們需要提出更公正、更科學的多元化文獻計量評價指標。



      引用分布曲線:Nature、Science、Springer作為影響因子的最大受益者,卻聯合在預印本網站BioRxiv上發表文章抵制影響因子,并建議采用引用分布曲線(Citation Distribution)來取代影響因子的簡單算術平均。以Science雜志為例,其引用分布曲線近似服從左偏態分布,即大部分文章引用頻次小于期刊影響因子,而一些高引用的“爆文”在簡單的算術平均后會拉高期刊影響因子。為削弱高引用頻次論文的影響,引入雙系數負指數函數P(c) = N*(exp(-k1c) -exp(-k2c)),并用歸一化的引用分布曲線擬合出調節系數k1,k2,從而可以得到期刊的影響因子JIF = (k1?+ k2) / k1k2。經過此方法求得的期刊影響因子為25.3,低于JCR報告中的34.7,這是因為調節系數平衡了高引用“爆文”的影響,更加公正客觀。

      (無量綱化的Science雜志引用分布曲線)


      (引用分布曲線的雙系數負指數函數擬合結果(紅點))


      谷歌學術H5指數:谷歌學術的H5指數的定義是:某期刊近五年發表的N篇論文中,有H篇論文至少被引用了H次,其余每篇(N-H)論文的被引頻次都小于H,此H值就是該期刊的H5指數。相比于影響因子這一平均數,H5指數更像是中位數,不僅能反映重要論文產出數量多少,而且能同時反映期刊論文影響力的大小,不少SCI期刊都將H5指數作為衡量期刊質量的另一指標。但是,H5指數依賴于論文發表總量,通常發表論文數量多的期刊占優勢,而有些發文量小的高質量期刊H5指數反而小。


      (影響谷歌學術H5指標和湯森路透影響因子平衡的兩大因素)


      H指數:H指數是2005年加利福尼亞大學喬治·赫希 (Jorge Hirsh) 提出的,定義類似于谷歌學術H5指數,但是主要對象是單個科研工作者。即某學者所發表的所有論文中,有H篇的引用數超過H次,H值就是此學者的H指數。H指數拋開期刊影響因子,只聚焦于科研工作者的論文引用次數,能夠比較客觀地用于評價科研工作者的水平。我國學者金碧輝研究員指出,“用H指數評價科研人員的績效可以遏制片面追求論文數量的不良傾向,同時又能夠激發科研人員探索深層次科學問題的熱情?!?/p>


      RG指數:Research Gate是學者之間的學術交流網站,凡注冊的學者都會有一個RG指數。RG指數根據作者所發表的論文,在其網站提問,回答問題和粉絲等四方面計算得來,可以核定作者在圈內學術水平及同行認可程度。RG指數更測重于分享,目前尚未成熟。


      4、中國的科研評價體系該何去何從?


      Nature在六月份聚焦中國的科研現狀,指出中國的科研論文發表數量已排名世界第二,僅次于美國。這很大一部分得益于引入SCI評價體系,使大量中國論文涌入國際期刊,提高了中國科研的國際能見度。SCI對中國科研起到正面作用,但其負面作用也漸漸出現。目前國內將發布高影響因子的SCI論文作為獲得學位、評職稱、申請科學基金、評價學校成績的一項重要指標,甚至采用物質刺激來鼓勵。導致發SCI論文成了科研人員的唯一目標,并且片面的追求影響因子的高低,忽略論文本身的質量,這并不利于科技的發展和科研水平的提升。同時,作為世界第二大論文發表國家,我們需要發展自己的文獻計量評價體系。



      中國知網(China National Knowledge Infrastructure,CNKI)作為中國最大的本土科技信息服務商,不僅建成了世界上全文信息量規模最大的"CNKI數字圖書館",并且推出《中國學術期刊影響因子年報》。這是國際上第一次從文獻計量的角度,全面而深入的探討中國學術期刊的成果和問題,有助于我國學術期刊長期的繁榮和健康發展。其提出的一系列全新的影響因子指標體系,更具客觀性和準確性,旨在扭轉我國目前“以數論刊”、“以刊論文”的現象。?



      這些新的指標包括學術期刊影響力指數(Academic Journal Clout Index,簡稱 CI),其方法是將期刊在統計年的總被引頻次(TC)和影響因子(IF)雙指標進行線性歸一化,得到二維期刊影響力排序空間,之后向量平權計算得到。如下圖所示,圖中弧線為影響力等位線,分布在弧線左下方的點對應的期刊其相對影響力小于分布于弧線右側的期刊。CI 等位線對單一指標的一般性奇異行為具有較好抑制效果,更進一步的,引入量效指數(JMI)對CI進行修正,可以消除盲目擴大發文量而降低學術質量造成的影響。CI可以全面反映期刊的影響力,但并不能衡量期刊的質量,并且只能進行組內排序,有一定的使用限制。同時,《年報》還從不同計量評價角度提出了復合影響因子、綜合影響因子、人文社科影響因子等一系列新的影響因子指標,從而構成了多角度計量評價期刊的影響因子指標體系。


      5、個人觀點


      建立科學、公正、嚴謹的科研評價體系是非常必要的,單純的依靠某一項指數,并不能全面的評價科研工作者的水平。我們需要建立我們國家自己完備的科研評價體系,同時發揮國家的力量,扶持優秀的刊物成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 SCI 期刊。最后要培育本土科技信息服務商,推動他們走向世界,讓我們有制定國際標準的話語權。從而提升中國科研軟實力,讓中國科研論文的質量更高,影響力更廣。


      原始出處:


      《中國學術期刊影響因子年報》評價指標體系

      Jeremy Berg.?Journal impact factors –Fitting citation distribution curves.?Scienci AAAS.August 4, 2016.


      梅斯醫學(MedSci_ms)

      改善醫療質量

      AV一本大道香蕉大在线

      <address id="nzfpj"></address>
      <noframes id="nzfpj">

        <form id="nzfpj"><th id="nzfpj"><progress id="nzfpj"></progress></th></form><noframes id="nzfpj"><address id="nzfpj"></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