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zfpj"></address>
<noframes id="nzfpj">

    <form id="nzfpj"><th id="nzfpj"><progress id="nzfpj"></progress></th></form><noframes id="nzfpj"><address id="nzfpj"></address>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明日開庭|盧龍失火案最新焦點問題

      法耀星空 2021-10-26 12:52:37

      2018年5月21日將進行第二次開庭,檢察機關補充新證據材料,辯護人申請新的證人出庭作證。


      本案中,辯護人提出對本案中死亡一人的火災事故,盧龍縣消防大隊沒有火災事故調查權,而應當由設區的市的消防機構負責組織調查;并且盧龍縣消防大隊無權單獨調查火災事故和出具的火災事故認定書。


      檢察機關出具了《秦皇島市公安消防支隊關于火災調查權限的情況說明》,旨在說明火災發生后,秦皇島市公安消防支隊組織了調查。

      檢察機關根據《河北省火災事故調查工作細則》第四十二條規定:“市級消防安全重點單位發生的火災,向市級人民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的火災案件由市級公安消防機構出具相關文書,其他火災由縣級公安消防機構出具相關文書?!?/span>

      然而,這一條款與案件管轄無關,規定的案件審查起訴時由哪個級別的消防機構出具相關文書。并不能與公安部《火災事故調查規定》規定的一次火災死亡一人以上的,由設區的市或者相當于同級的人民政府公安機關消防機構負責組織調查的規定相悖。

      該條款中所述的市級消防安全重點單位發生的火災,向市級人民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的火災案件由市級公安消防機構出具相關文書,其他火災由縣級公安消防機構出具相關文書。該“相關文書”顯然不是特指《火災事故認定書》,而是案件移送所需的相關法律文書。


      辯護人意見:

      盧龍縣公安消防大隊對本案的火災事故調查沒有管轄權,其所作出的《火災事故認定書》沒有法律效力,不能作為證據使用

      根據公安部《火災事故調查規定》,火災事故調查實行屬地和級別管轄,而不是消防安全重點單位與否,第六條第二項規定,一次火災死亡一人以上的,由設區的市或者相當于同級的人民政府公安機關消防機構負責組織調查。很顯然,本案應由市級消防機構負責調查,而盧龍縣消防大隊對本案沒有管轄權,其無權調查火災事故和出具的火災事故認定書。結合以上第一點(《火災事故認定書》違反回避原則,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盧龍縣消防大隊更應當回避,不應對本案的涉及的火災事故進行調查。

      1.公訴機關當庭出具了《河北省火災事故調查工作細則》用以證實本案盧龍縣消防大隊對本案火災事故調查有管轄權。然而該《工作細則》沒有法規頒布、實施時間,沒有文頭,沒有蓋章,來源出處不明。

      新補充證據:

      庭后補充證據

      2.公訴機關所舉《工作細則》第四十二條規定適用法律錯誤。第四十二條內容如下:“市級消防安全重點單位發生的火災,向市級人民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的火災案件由市級公安消防機構出具相關文書,其他火災由縣級公安消防機構出具相關文書?!边@一條款與案件管轄無關,規定的案件審查起訴時由哪個級別的消防機構出具相關文書。并不能與公安部《火災事故調查規定》規定的一次火災死亡一人以上的,由設區的市或者相當于同級的人民政府公安機關消防機構負責組織調查的規定相悖。

      3.首先,《河北省火災事故調查工作細則》是依據公安部的《火災事故調查規定》制訂的,不能與之相違背,后者效力高于前者;其次,市級消防安全重點單位發生的火災由市級消防機構出具相關文書,其他火災由縣級消防機構出具相關文書,并非指本案的情形(死亡一人以上),“其他火災”沒有具體規定,但按照法的解釋方法理解,應指非市級消防安全單位重點單位發生的火災并低于市級消防安全單位發生的火災;再次,依據2016年12月開始執行《河北省火災事故調查工作細則》第四條第(二)項,“一次火災死亡一人以上的,重傷十人以上的,受災三十戶以上的,直接財產損失一千萬元以上五千萬以下的以及設區市級(含華北石油管理局,簡稱市級,下同)消防安全重點單位發生火災的,由市級公安機關消防機構負責組織調查?!币渤浞终f明本案應由市級公安機關消防機構負責組織調查,本案原一審適用《河北省火災事故調查工作細則》第四十二條錯誤。因此,盧龍縣公安消防大隊對本案的火災事故調查沒有管轄權,其所作出的《火災事故認定書》沒有法律效力,不能作為證據使用。

      (三)《秦皇島市公安消防支隊關于火災調查權限的情況說明》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

      1.《秦皇島市公安消防支隊關于火災調查權限的情況說明》不符合法定證據形式,不屬于刑訴法規定的八種法定證據種類的任何一種,在法院認證時需要進行證據轉化,該《情況說明》符合證人證言的特征,應當按照證人證言的規則進行審查、認證。而證明人王景民、毛雪童同時出具一份說明,不符合證人證言分別作證的形式要求,不能作為證據使用;

      2.出具時間是2017年4月25日,在原一審第一次開庭后補充的證據,屬于事后補充的證據,證據來源不清;

      3.證明內容自話自說,屬于孤證,沒有秦皇島市公安消防支隊參與調查火災事故的其他證據,僅靠事后補充的說明證明其存在,不具有說服力,可信度極低;

      4.該《情況說明》稱法律文書由縣公安消防機構出具,而不是管轄權問題,也不是火災事故認定書,秦皇島市消防支隊引用的法律錯誤。

      5.秦皇島市消防支隊只用組織盧龍縣消防大隊展開調查一語概括,具體如何調查的,誰組織的,誰參與調查的,都是如何調查的,有沒有形成書面記錄,這些都沒有說明,恰恰在案的所有現場勘查筆錄、拍照信息、《火災事故認定說明記錄》均沒有市消防支隊的影子。

      綜上,《秦皇島市公安消防支隊關于火災調查權限的情況說明》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



      辯護人從左至右依次:李鵬遠、曹剛、李耀輝、戴晨曦


      2017年6月21日,河北世紀方舟律師事務所尚榮敏、李耀輝律師介入,分別代理第一被告人高某利(二審),第三被告人高某旭(此時另案處理)

      2017年7月13日高某利和高某占涉嫌失火案件發回盧龍縣人民法院重審

      2017年10月10日檢察院申請撤回起訴

      10月16日法院裁定撤回起訴

      11月3日盧龍縣檢察院將高某利、高某占、高某旭案件并案移送法院審理;

      北京盈科(沈陽)分所李鵬遠、曹剛、戴晨曦律師分別代理高某利、高某占

      2018年1月5日舉行庭前會議,申請案件涉及的所有鑒定問題的鑒定人出庭(包括兩家火災事故鑒定單位、價格鑒定、尸檢報告,共計9名鑒定人員)

      2018年2月6日在盧龍縣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

      本篇辯護詞系結合庭前辯護意見修改四五遍后形成,共計12493字,無罪理由充分,期待法院無罪判決。

      2018年5月21日將進行第二次開庭,檢察機關補充新證據材料,辯護人申請新的證人出庭作證。



      辯護詞封面


      世紀方舟律師事務所

      C&A LAW FIRM

      案由:高某旭涉嫌失火罪

      辯護人:河北世紀方舟律師事務所 李耀輝律師?

      聯系方式:177 1711 7747?


      高某旭涉嫌失火

      辯護詞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人民陪審員:

      河北世紀方舟律師事務所接受被告人高某旭的委托,指派我擔任高某旭的辯護人參與本案的訴訟,并出庭為高某旭被控失火罪進行辯護。本案開庭之前,辯護人多次會見了被告人,對案卷材料進行了反復研究,對本案的事實有了清晰準確的了解,在公訴機關撤回起訴后,提交了庭前辯護意見,并參加了庭前會議,提出了鑒定人員出庭以及調取證據的申請,現結合本案的庭審情況從事實和法律兩個方面發表無罪辯護意見:

      一、起訴書指控高某旭涉嫌失火罪證據不足,高某旭不構成失火罪

      根據起訴書指控的事實,本案認定高某旭是否構成失火罪的關鍵問題是被告人高某旭是否參與上墳燒紙,辯護人認為本案不僅沒有充分的證據證實高某旭在上墳現場燒紙,相反卻有充分的證據證實高某旭不在場,如果被告人沒有去上墳燒紙,其客觀行為無法滿足失火罪的犯罪構成要件,即被告人沒有犯罪事實,不構成失火罪。

      (一)本案有充分的證據證實高某旭不在場

      在案證據中,高某旭四次口供均一致供述其沒有去墳地燒紙,而是出門后鬧肚子半路去廁所,只有高某占、高某利兩人去上墳燒紙了。高某旭對其無罪辯解作出合理解釋,應當成立。被告人高某占、高某利兩人的口供均供述高某旭自始至終沒有去墳地,兩人上完墳和半路等著的高某旭一起回家了。高某旭、高某占和高某利的供述皆是認定高某旭沒有實施犯罪行為的直接證據,供述內容一致,供述之間可以相互印證,因此,可以作為認定高某旭沒有實施犯罪行為的定案根據,本案有充分的證據證實高某旭不在場。

      (二)本案沒有充分的證據證實高某旭涉嫌犯罪

      起訴書指控高某旭在上墳現場的直接證據僅有證人高云廣的證言,間接證據有證人李某才、陳燕云的證言和監控錄像。然而,不論以上直接證據還是間接證據均不具有真實性,沒有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條,沒有達到排除合理懷疑的證明高某旭參與了上墳燒紙過程,以上證據均不能采信,作為定案的根據。

      證實高某旭在場的直接證據僅有高云廣一人證言,不僅屬于孤證,而且不具有合法性、真實性,具有作偽證的重大嫌疑,而且孤證亦不能定案;除此之外,證人李某才、陳燕云證言均屬于間接證據,具有串供、受他人指使作偽證的極大嫌疑;根據證據印證規則,直接證據無法與間接證據印證,且以上證據難以令人置信,均不能采信,作為定案的根據。

      1.證人高云廣證言涉嫌偽證,不具有真實性,不應采信

      ??? 第一,證人高云廣系被害人姐夫,其身份與本案的結果具有極大的利害關系,其證言效力極低;

      ??? 第二,證人高云廣作了四次筆錄,但案卷僅有三份筆錄,偵查機關涉嫌隱匿一次筆錄,不排除該份筆錄與其證言矛盾,也存在隱匿有利于高某旭的證據可能性;高云廣第一次筆錄沒有提到到現場救火的事實,而第四次筆錄首次提到,自己也沒有干啥,不符合常理;偵查機關也對高云廣為什么四個月后才來作證,也專門進行了調查,這說明偵查機關對高云廣的證言的真實性存在極大的懷疑;

      第三,證人高云廣作證時間明顯滯后,距案發時間四個月之久,明顯有悖常理,作證目的極為明顯,不排除故意作偽證的嫌疑;其次,根據高春軍證言證實黃土營那家(李某仁)先把錄像拷貝走,李某仁家看到錄像反映出高某旭一同與高某占、高某利出門,這就不能排除案發四個月后有目的的“制造”證據加害高某旭的可能;再次,高云廣遲來作證的解釋也不符合常理,其解釋說案發后當時都懵了,后來才聽說親屬不可以作證,這與其作證的能力和資格沒有關系,其后來作證理由是我也是公民也有作證的義務,如此重大的事情,證人需要花費四個月時間思考這個問題嗎,明顯解釋不通,不具有真實性;

      ??? 第四,證人高云廣陳述說九點多來救火,這證明他在現場,但除了他的證言沒有其他人提到高云廣也在現場,誰通知他著火了事實不清,何況消防大隊和公安機關都來到調查勘驗,其在現場完全有作證的機會和時間,其也沒有作證,反而在四個月中之后作證,完全不符合常理;

      ??? 第五,證人高云廣看見高某占、高某利、高某旭在上墳,高某占、高某利往里填紙,高某旭在邊上扒拉,但從高云廣陳述的其所在的位置和距離,要么墳頭擋住其視線,要么三人背對著證人分辨不清,其證言不符合常理,不具有真實性;

      ??? 第六,高云廣陳述說在豬場當時蒙了具體也沒干啥,高云廣說過來救火,卻又說什么也沒做,有悖常理,這更加說明其具有編造證言的可能,未經歷的事總會有漏洞,不具有真實性;

      第七,當問到高云廣幾點到的李某仁家拿油壺,高云廣巧妙避開,不作回答,而且在表述其他時間時也僅是說八點不到,九點多,模糊表述;

      第八,高云廣的201754日筆錄說是從北面那條路去的豬場,2017613日筆錄卻又說是從豬場南面那條路去的,

      第九,本案另一證人李某才,也很神奇地與證人高云廣一同作證,作證內容一致,時間一致,作證的目的也一致,不排除兩人串通后作證或者在他人干擾下作證;

      ????第十,因高云廣的證言屬于孤證,其同時所做的辨認筆錄與陳述屬于實證上的一證,因主體同一、出處同源、內容同質,所以依然屬于孤證,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其次,高云廣不具有辨認的前提基礎,高某旭在法庭上供述,高云廣不認識高某旭,高某旭也不認識,沒見過高云廣,且高云廣在其筆錄中也沒有描述高某旭的具體特征,其不具備辨認的基礎,也不具有真實性。

      綜上,證人高云廣與死者和其家屬親屬關系,根據其作證的時間、內容、目的來看,不排除為了達到死者家屬的訴訟目的故意作證的可能,對此辯方保留控告其偽證罪的訴訟權利,此外其證言多處不符合常理,不具有真實性,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

      2.李某才、陳燕云證人證言屬于間接證據,不能印證高某旭上墳燒紙的事實

      ???(1)李某才證言存在偽證的可能,不具有可采性

      1.證人李某才作證時間距案發四個月多時間之久,且與另一名證人高云廣四個月后同時作證,作證內容高度一致,作證目的極為明顯,證人四個月后主動到消防大隊反映上墳燒紙的事情,而不是通知證人作證,作證目的很明確,不排除受到他人影響指使的情況下作證的可能;

      ?? ?2.根據高春軍證言證實黃土營那家(李某仁)先把錄像拷貝走,李某仁家看到錄像反映出高某旭一同與高某占、高某利出門,這就不能排除案發四個月后受到他人的指使有目的的“制造”證據加害高某旭的可能;

      ??? 3.李某才說看到三個都是男的,距離五六十米,看的不是很清楚,也沒看清楚臉,燒紙三個人是蹲著的,那么他又是如何分辨男女的?因此不具有真實性;

      4.關于證人描述其看到的三個人穿著深色衣服,大概羽絨服,是猜測性證言,不具有可采性;

      5.李某才稱其在上墳那家墳的北面裝玉米秸稈,距離上墳的地方大概有五十來米,但是五十來米的地方是高某占家的地,其說法不真實;

      6.李某才與高云廣串供可能性極大,高云廣與李某才沒有碰面,在燒紙很短暫的有限時間內,兩人看到的場景卻很一致,兩人證言起碼必有一假;

      7.李某才詢問筆錄沒有陳述認識高某旭,沒有描述過高某旭體貌特征,但辨認筆錄稱能辨認出嫌疑人,但辨認結果顯示沒有發現本案犯罪嫌疑人,為無效辨認,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

      (2)陳燕云證言具有故意作偽證的可能,不具有真實性,不應采納

      1.證人陳燕云作證時間滯后,距案發時間僅兩個月,其與被害人同村,又是被害人隔壁豬場的,不論是作證時間和身份,都影響其作證的證言效力,真實性存疑,證據效力低;

      2.陳燕云說上墳的當時冒著煙呢就走了,偵查人員問到往那邊走了,證人卻說沒注意,證人是如何看到三個人上墳后冒著煙走的?這完全不符合認知規律,不具有真實性;

      3.證人說看見三個燒紙的人,是誰沒看清,衣服是推測出來的,不知道哪個村,也不認識,年齡也說不清,其所在位置有一定距離,看不清,這么多的不清楚,不具有證據應具有的準確性、真實性、穩定性,不能依靠這樣不清不楚的證言定案;

      4.陳燕云在筆錄中稱在我家正北抱柴火看見三個燒紙的人,但是陳燕云所述的她家正北被李某仁豬場擋著視線,根本看不見墳地,又是如何看見三個人燒紙,證言明顯虛假;

      5.陳燕云的辨認筆錄應當依附于其詢問筆錄,不具有獨立證明價值。首先,陳云艷自稱能辨認出犯罪嫌疑人,高某旭與陳燕云互相不認識,沒有見過,不具有真實性;其次,陳燕云沒有辨認出高某旭,印證了上述觀點;再次,高云廣先辨認出9號高某旭,下一個辨認人陳燕云接著指出9號,但遺憾的是9號不是高某旭,這不僅不能排除串供可能,而且這一點也足以高度懷疑,陳燕云所做的證人證言的虛假性。

      綜上,證實高某旭在場的直接證據僅有高云廣一人證言,不僅屬于孤證,而且不具有合法性、真實性,孤證不能定案是最基本的證據規則,除此之外,證人李某才、陳燕云證言均屬于間接證據,且具有推測成分,也不排除串供、受他人指使作偽證的可能性,以上證據難以令人置信,均不能采信,作為定案的根據。

      3.監控錄像系間接證據,沒有合法有效的證據與之形成證據鏈條

      當庭播放的來源于高春軍家的監控錄像顯示,2016年2月2日7時41分,高某旭、高某占、高某利三人向墳地方向走,8時6分返回,所拍攝的畫面僅是從高某旭家到墳地的局部的一小段路程,無法反映案件事實全貌,無法排除高某旭上廁所的合理懷疑,更無法證實高某旭參與上墳燒紙的事實,因此僅屬于間接證據,在案也無合法、真實、有效的證據與之形成證據鏈條。

      ???(三)公訴機關所舉證據不能達到定罪標準,則應適用疑罪從無原則,高某旭不構成犯罪

      根據刑訴法規定,對一切案件都要做到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對于證據不足,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應當做出證據不足、指控犯罪不能成立的無罪判決。

      ??? 所謂犯罪事實清楚,是指凡與定罪量刑有關的事實和情節,都必須查清。所謂證據確實、充分,是對作為定案根據的證據的質量和數量總的要求。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要求,具體是指達到以下標準:(一)證據已經查證屬實;(二)證據之間相互印證,不存在無法排除的矛盾和無法解釋的疑問;(三)全案證據已經形成完整的證明體系;(四)根據證據認定案件事實足以排除合理懷疑,結論具有唯一性。即根據證據即可以充分認定被告人實施了犯罪行為,也排除其他任何人實施犯罪的可能性。

      ??? 在本案中,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經過庭審的舉證、質證,辯護人認為證人高云廣、李某才、陳燕云存在作偽證的重大嫌疑,并且保留控告偽證罪的訴訟權利,不僅不具有真實性,存在諸多疑點不能得到合理排除,現有證據難以形成內在有機聯系,不能達到具有排他性和確定被告人高某旭有罪的確信結論。

      縱觀全案證據來看,作為直接證據的被告人供述顯然排除了高某旭參與上墳燒紙的行為,關于高某旭參與上墳燒紙的直接證據僅有高云廣的證言,顯然屬于孤證,對同一事實,出現了鮮明對立的兩種主張,從證據的絕對數看,不足以認定高某旭參與上墳燒紙,從證據效力和證據體系來看,認定高某旭有罪證據顯然不足。

      因此,公訴人所舉證據不能達到定罪標準,則應疑罪從無。刑事訴訟法明確規定,證據不足,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的,應當做出證據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無罪判決。

      二、起訴書指控高某占等上墳燒紙行為與育達源豬場火災沒有事實與法律上的因果關系,無法確認起火點是3號墳,在案鑒定材料不具有唯一排他性;《火災事故認定書》、《關于育達源養豬場起火原因的技術鑒定》都不具有客觀性、科學性,均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

      本案分別有既是偵查機關又承擔火災原因鑒定的盧龍縣消防大隊出具的《火災事故認定書》和消防大隊委托的河北科技事務司法鑒定中心作出的《關于育達源養豬場起火原因的技術鑒定》兩個鑒定意見將3號墳上墳燒紙的行為與火災建立起因果關系。然而,以上兩個火災事故認定結論都不具有客觀性、科學性,都是建立在推論基礎上,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并無直接證據予以證實起火點是3號墳,且結論不具有唯一排他性。

      (一)《火災事故認定書》違反回避原則,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

      本案中,盧龍縣消防大隊既作為偵查機關,其中大隊長和一名助理工程師作為偵查人員,同時又作為火災事故現場勘查人員和火災事故認定人員,進行現場勘查、拍照,并出具《火災事故認定書》,同時消防大隊又作為委托機關委托了一個火災事故鑒定機構,出具火災起火原因的鑒定意見,出庭的消防大隊的謝飛稱用來補強自己的觀點和結論。僅有瑕疵的證據才需要補強,對比兩份鑒定意見,補強的內容是消防大隊不敢、不能、沒有依據而必須為了定案作出的結論,河北科技事務司法鑒定中心充當了“替身”,辯護人申請三名鑒定人員出庭作證,無一出庭,不知原因。三名鑒定人員出具意見后又神奇地從《司法鑒定機構和司法鑒定人名冊》中消失,盧龍消防大隊壟斷了火災事故鑒定,不僅得出的結論不準確、不客觀,而且其違反回避規定,根據刑訴法司法解釋第八十五條第二項規定,該《火災事故認定書》不得作為定案根據。

      (二)盧龍縣公安消防大隊對本案的火災事故調查沒有管轄權,其所作出的《火災事故認定書》沒有法律效力,不能作為證據使用

      根據公安部《火災事故調查規定》,火災事故調查實行屬地和級別管轄,而不是消防安全重點單位與否,第六條第二項規定,一次火災死亡一人以上的,由設區的市或者相當于同級的人民政府公安機關消防機構負責組織調查。很顯然,本案應由市級消防機構負責調查,而盧龍縣消防大隊對本案沒有管轄權,其無權調查火災事故和出具的火災事故認定書。結合以上第一點(《火災事故認定書》違反回避原則,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盧龍縣消防大隊更應當回避,不應對本案的涉及的火災事故進行調查。

      1.公訴機關當庭出具了《河北省火災事故調查工作細則》用以證實本案盧龍縣消防大隊對本案火災事故調查有管轄權。然而該《工作細則》沒有法規頒布、實施時間,沒有文頭,沒有蓋章,來源出處不明。

      2.公訴機關所舉《工作細則》第四十二條規定適用法律錯誤。第四十二條內容如下:“市級消防安全重點單位發生的火災,向市級人民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的火災案件由市級公安消防機構出具相關文書,其他火災由縣級公安消防機構出具相關文書?!边@一條款與案件管轄無關,規定的案件審查起訴時由哪個級別的消防機構出具相關文書。并不能與公安部《火災事故調查規定》規定的一次火災死亡一人以上的,由設區的市或者相當于同級的人民政府公安機關消防機構負責組織調查的規定相悖。

      3.首先,《河北省火災事故調查工作細則》是依據公安部的《火災事故調查規定》制訂的,不能與之相違背,后者效力高于前者;其次,市級消防安全重點單位發生的火災由市級消防機構出具相關文書,其他火災由縣級消防機構出具相關文書,并非指本案的情形(死亡一人以上),“其他火災”沒有具體規定,但按照法的解釋方法理解,應指非市級消防安全單位重點單位發生的火災并低于市級消防安全單位發生的火災;再次,依據2016年12月開始執行《河北省火災事故調查工作細則》第四條第(二)項,“一次火災死亡一人以上的,重傷十人以上的,受災三十戶以上的,直接財產損失一千萬元以上五千萬以下的以及設區市級(含華北石油管理局,簡稱市級,下同)消防安全重點單位發生火災的,由市級公安機關消防機構負責組織調查?!币渤浞终f明本案應由市級公安機關消防機構負責組織調查,本案原一審適用《河北省火災事故調查工作細則》第四十二條錯誤。因此,盧龍縣公安消防大隊對本案的火災事故調查沒有管轄權,其所作出的《火災事故認定書》沒有法律效力,不能作為證據使用。

      (三)《秦皇島市公安消防支隊關于火災調查權限的情況說明》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

      1.《秦皇島市公安消防支隊關于火災調查權限的情況說明》不符合法定證據形式,不屬于刑訴法規定的八種法定證據種類的任何一種,在法院認證時需要進行證據轉化,該《情況說明》符合證人證言的特征,應當按照證人證言的規則進行審查、認證。而證明人王景民、毛雪童同時出具一份說明,不符合證人證言分別作證的形式要求,不能作為證據使用;

      2.出具時間是2017年4月25日,在原一審第一次開庭后補充的證據,屬于事后補充的證據,證據來源不清;

      3.證明內容自話自說,屬于孤證,沒有秦皇島市公安消防支隊參與調查火災事故的其他證據,僅靠事后補充的說明證明其存在,不具有說服力,可信度極低;

      4.該《情況說明》稱法律文書由縣公安消防機構出具,而不是管轄權問題,也不是火災事故認定書,秦皇島市消防支隊引用的法律錯誤。

      5.秦皇島市消防支隊只用組織盧龍縣消防大隊展開調查一語概括,具體如何調查的,誰組織的,誰參與調查的,都是如何調查的,有沒有形成書面記錄,這些都沒有說明,恰恰在案的所有現場勘查筆錄、拍照信息、《火災事故認定說明記錄》均沒有市消防支隊的影子。

      綜上,《秦皇島市公安消防支隊關于火災調查權限的情況說明》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

      (四)《火災事故認定說明記錄》、《火災事故認定書》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

      1.高某占、高某利涉嫌失火罪原一審判決書未將《火災事故認定說明記錄》作為定案根據,相應《火災事故認定書》也不能作為定案根據。本案的《火災事故認定說明記錄》與《火災事故認定書》均是盧龍縣公安消防大隊作出的,并且依據的證據以及得出的結論都是相同的。一審判決已認定《火災事故認定說明記錄》不能作為定案根據,主要理由是公訴機關未出示,其次是該《火災事故認定說明記錄》所采用高景巖證言系瑕疵證據,且未作出合理解釋,因此無法得出火災事故認定結論,相應地結論來源于《火災事故認定說明記錄》的《火災事故認定書》也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

      2.《火災事故認定書》據以認定的證據均未經法庭的認證而被消防大隊想當然地采信,并作出了火災事故調查結論。在認定起火時間、起火點、起火原因方面問題時,消防大隊采信了高云學、倫輝、倫己平、高景巖、李某仁、李建國等人的證人證言,而這些證人證言未經質證,在沒有確定證據的真實性、關聯性、客觀性的基礎上依據這些證人證言結合其他證據做出了相關事項認定。

      3.本案中共有12位證人,但只有一個證人高景巖的證言所謂的能“證實看到豬圈西面墳上和北面墳南面的燒紙灰里有火星”但同時與其同行的證人陳國軍的證言證實“兩邊墳沒著,中間墳燒了”,看到了不同狀況的案發現場,《火災事故認定書》武斷采用了該證人證言。

      4.出庭的偵查員消防大隊謝飛,在法庭上承認在無正當理由情況下隱匿了現場勘驗照片,并且偵查實驗結論也沒有隨案移送,并聲明不再作為證據提交,謝飛說2月19日做的偵查實驗,2月14日做的《火災事故認定說明》卻引用了2月19日做的偵查實驗的結果,本案中類似的問題還有很多,有理由懷疑本案的火災事故認定結論錯誤。

      ???(五)河北科技事務司法鑒定中心《關于育達源養豬場起火原因的技術鑒定》結論不具有唯一排他性,申請的三名鑒定人經法院通知后無一出庭,不能作為定案根據;

      1.河北科技事務司法鑒定中心關于火災事故的鑒定資質和鑒定人王樹堂、梁萬成、李聯選資質均已注銷,目前最新的《2016年度司法鑒定機構和司法鑒定人名冊》顯示中已取消河北科技事務司法鑒定中心關于火災事故的鑒定資格,鑒定人王樹堂、梁萬成、李聯選也不在名冊之列,這可以推斷該鑒定中心和鑒定人的資質和能力不足以出具科學、合法的鑒定結論。

      2.被告人、辯護人均對河北科技事務司法鑒定中心《關于育達源養豬場起火原因的技術鑒定》持有異議,庭前會議之前和庭前會議上均申請三名鑒定人出庭作證,法院庭前通知了,但當庭三名鑒定人均沒有到庭,并無正當理由,根據刑訴法司法解釋第八十六條規定,經人民法院通知,鑒定人拒不出庭作證的,鑒定意見不得作為定案的根據。

      3.消防機構是作出火災事故認定并可以作為刑事案件證據使用的唯一機構,火災事故認定是行政行為,與交警大隊作出的交通事故認定一樣。根據公安部《火災事故調查規定》第二十三條、二十四條規定,對痕跡、物品、死亡原因、財產損失、人身傷害程度可以委托專業的鑒定機構進行鑒定,因此無授權不可為,消防大隊無權對關于火災事故認定方面的鑒定委托其他中介機構進行鑒定,而本案的河北科技事務司法鑒定中心《關于育達源養豬場起火原因的技術鑒定》僅屬于一般意義類似專家意見的材料,不能作為證據使用,僅供法庭參考。

      4.該鑒定意見分析稱“經查詢檔案,過火范圍內自上墳燒紙用火到起火前時段內沒發現其他火源”,鑒定人員查詢什么檔案,作出該結論的依據是什么?證人倫輝、倫己平都證實案發當天在墳地區域有兩個火堆,并非呈線狀燃燒,而且墳頭上也沒有火,這說明過火范圍內自上墳燒紙用火到起火前時段內還存在其他火源,然而該鑒定意見卻未認定。

      ??? 5.該鑒定意見還存有諸多瑕疵

      ?? (1)受托單位河北科技事務司法鑒定中心勘驗時間是2016年3月9日,距離案發后一個多月時間,現場痕跡有可能被破壞,不符合火災調查及時性原則;

      ?? (2)受托單位不具有中立性。受托單位不是獨立判斷下完成起火原因鑒定,在受托之前盧龍消防大隊已經做出鑒定,而受托單位根據盧龍消防大隊提供的相關資料及現場勘查出具鑒定意見有違中立性原則;

      ?? (3)在受托單位鑒定現場,育達源豬場場主和消防大隊在場,這些都與本次鑒定結果有重大利害關系,應當回避而未回避;

      ?? (4)鑒定委托事項是起火原因,然而河北科技事務司法鑒定中心做出了“法院的判決”直接指向3號墳;受托單位在分析外來火源時僅分析3號墳,對其他墳或者其他可能性火源不加以分析、排除;

      ? ?(5)消防大隊已經做出火災事故調查,為何還要親自委托河北科技事務司法鑒定中心再次對同一事項進行鑒定,是質疑自己的鑒定結論還是強化自己的鑒定結論,還是按照定罪證據標準的要求有目標的找“替身”作出排他的結論?

      ?? (6)鑒定結論不具有客觀性:對迎火面、背火面過火情況以及11號窗內、外輕重程度的判斷與勘驗筆錄和火災事故認定說明記錄的判斷矛盾(勘驗筆錄:第十一個窗口燒損程度內部重于外部/火災事故認定說明記錄:根據試驗,直立圓柱體可燃燒物燃燒痕跡特征為迎火面燃燒痕跡淺,背火面燃燒痕跡深/鑒定意見:豬場11號窗炭化外重內輕,其窗內緊鄰的鐵架北側為迎火面,過火痕跡重于南側),而不同的判斷卻得出相同的結論,辦案機關未作出合理解釋,其結論的可靠性和認定的科學性存在異議

      三、盧龍縣價格認證中心作出的《價格鑒定結論書》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

      起訴書認定被告人的失火行為造成養豬場332頭豬被燒死、豬場廠房及內部設施部分被燒毀的后果,經盧龍縣價格認證中心鑒定,育達源豬場財產損失571751元。辯護人認為盧龍縣價格認證中心所作出的《價格鑒定結論書》不客觀、不真實、違反法律程序,不具有鑒定資質,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

      根據刑訴法司法解釋第八十五條鑒定意見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作為定案的根據:

      ?? (一)鑒定機構不具備法定資質,或者鑒定事項超出該鑒定機構業務范圍、技術條件的;

      ?? (二)鑒定人不具備法定資質,不具有相關專業技術或者職稱,或者違反回避規定的;

      ?? (三)送檢材料、樣本來源不明,或者因污染不具備鑒定條件的;

      ?? (四)鑒定對象與送檢材料、樣本不一致的;

      ?? (五)鑒定程序違反規定的;

      ?? (六)鑒定過程和方法不符合相關專業的規范要求的;

      ?? (七)鑒定文書缺少簽名、蓋章的;

      ?? (八)鑒定意見與案件待證事實沒有關聯的。

      經過庭前調取證據和法庭調查情況來看,本案的《價格鑒定結論書》存在諸多不能作為定案根據的法定情形,主要理由如下:

      1.價格認定人員邢廣是價格鑒證員,國家計委《價格認證中心工作管理辦法》第十二條規定,價格鑒證師除具有價格鑒證員的上崗資格外,還具有主持內部審核、出庭質證、在對外的《價格鑒證結論書》上簽名的資格;價格鑒證員,具有從事價格鑒證的上崗資格,并具有與價格鑒證師共同在內部的《價格鑒證技術報告書》上簽名的資格。出庭作證的劉華也認可價格鑒證員無權在價格鑒定結論書上簽名,而且出具價格鑒定需要至少兩名價格鑒定人員的簽名,由此得知,價格鑒證員不具有在《價格鑒定結論書》簽名的資格,也就無權與價格鑒證師共同出具《價格鑒定結論書》,其不符合第二項規定鑒定人不具有相關專業技術或者職稱,因此其作出的《價格鑒定結論書》不得作為定案根據。

      2.價格認定委托人盧龍縣消防大隊出具了《說明》稱火災發生后,物價部門對現場財產損失進行統計,具體如何統計不確定,言外之意,作為委托人的消防大隊沒有進行統計,對鑒定標的情況不清楚,導致送檢材料來源不明,出庭作證的消防大隊的謝飛當庭陳述,對現場損失物品統計了,但與消防大隊出具的《說明》不符,且消防大隊也沒有出具書面的損失物品清單等書面材料,價格認證中心的劉華當庭也說很多鑒定物品沒有實物,只看見幾頭豬,如何統計的332頭豬呢?僅這一點就足以說明價格鑒定結論書不客觀、不真實。根據《價格鑒定結論書》得知,盧龍縣價格認定中心在火災后第十六天才進行了現場勘查,不排除被鑒定的標的受到污染而不具備鑒定條件,因此其不符合第三項規定,不得作為定案根據。

      3.盧龍縣價格認證中心應當依據委托人的委托書所明確列明的被燒物品進行價格認定,委托人保證送檢材料客觀真實,但是本案沒有委托書,也沒有委托機關制作的損失物品清單,消防大隊根本就沒有搜集這方面的證據,實際由價格認定中心在無委托的情況下直接認定,無委托即無鑒定,出庭的價格鑒定人員劉華和消防大隊謝飛都曾說需鑒定的燒毀物品是聽當事人說的或者申報的,當事人在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時拿不出任何證據以證實物品損失材料,口說無憑,無法確認被害人說的真實性,不符合價格鑒定的要求。因此根據《刑訴法司法解釋》第八十五條第六項規定,鑒定過程和方法不符合相關專業的規范要求的,不得作為定案的根據。

      本案案卷沒有辦案機關委托價格鑒定的委托書,無法確定價格鑒定標的的品名、牌號、規格型號、生產廠家、數量、來源(產權狀況)以及購置時間、地點、價格和質量狀況等內容,沒有上述信息價格鑒定機構作出價格結論依據不足,無法作出真實客觀的價格結論。

      ???《價格鑒定結論書》存在保留性條款,法庭認定證據時應予以充分考慮,如下:

      ? ??1.提到委托方提供資料客觀真實,本案委托方盧龍縣消防大隊沒有統計涉案燒毀物品,沒有提供資料(卷中無),談何客觀真實?出庭的價格鑒定人員也承認其在無實物的情況下做出的鑒定,僅是靠當事人單方面地說,不具有真實性,而且沒有提供資料,價格鑒定中心不可能做出客觀、真實的結論。

      ??? 2.認定基準日實物狀況以委托方認定的為準,委托方都沒有進行實物統計,怎么以委托方的為準?

      ????3.最后提到上述條件發生變化認定結論會失效或者部分失效,由此得知上述第一點、第二點足以能夠影響到價格鑒定結論效力,本案在這些條件都不具備情況下,是否可以得出本價格鑒定結論無效,辯護人認為答案是確定的。

      ???《價格鑒定結論書》明確說明本結論僅作為公安機關辦理案件的證據材料,不作為民事賠償依據。

      綜上,本案的《價格鑒定結論書》依法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

      四、起訴書違背了禁止客觀歸罪的原則,沒有充分的證據證實被告人的行為符合失火罪的犯罪構成要件

      本案存在客觀歸罪的傾向,在案沒有證據證實被告人主觀心態存在犯罪過失,在案被告人在上墳結束后已經采取了充分措施,確認將火星扒拉干凈之后才離開,其已經盡到了相當足夠的避免火災發生的注意義務,在主觀上也無法預見自己的行為可能會引發火災,不存在疏忽大意和過于自信的犯罪過失心態,公訴機關沒有充分的證據滿足失火罪的犯罪構成要件,避免客觀歸罪。

      五、被害人具有重大過錯

      (一)本案育達源養豬場屬于違規建筑,規模較大,理應配備相關的消防設施以應對突發火災,但該豬場并沒有與其規模相適應的消防設施,導致在起火時未能及時撲滅,從而使火災事故進一步擴大。因此,本案被害人對這次事故和損失存在重大過錯。

      (二)本案《尸檢報告》及相關證據證實,本案死者李秀霞符合生前燒死法醫病理學特征,起因是為救火而死,其死亡結果和失火行為不具有刑法上的直接因果關系。

      六、本案的程序問題

      (一)偵查機關盧龍縣消防大隊對本案沒有管轄權

      失火刑事案件由消防機構管轄,本案盧龍縣刑警大隊所進行的偵查工作不具有合法性,所取得的證據不能作為證據使用。根據公安部《火災事故調查規定》,火災事故調查實行屬地和級別管轄,一次火災死亡一人以上的,由設區的市或者相當于同級的人民政府公安機關消防機構負責組織調查。由此得知,本案應由市級消防機構負責調查,而盧龍縣消防大隊對本案沒有管轄權,其無權調查火災事故和出具的火災事故認定書。

      ????(二)公訴機關濫用撤回起訴權,存在違法撤回起訴的行為,在沒有“新的證據”的情況下任意再行起訴

      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公訴案件撤回起訴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第七條規定,在法庭審判過程中,人民檢察院發現提起公訴的案件證據不足或者證據發生變化,需要補充偵查的,應當要求法庭延期審理;經補充偵查后,仍然認為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的,可以作出撤回起訴決定。由此得知,檢察院發現證據不足或者證據發生變化首先應當建議延期審理,進行補充偵查,其次在補充偵查后仍然認為證據不足的情況下可以作出撤回起訴決定。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二百二十三條、第二百二十六條規定,法律規定的很清楚,檢察機關發現犯罪事實與指控犯罪事實不符,只能要求變更起訴,發現漏人、漏罪,只能追加起訴,不能撤回起訴。人民法院發現新的犯罪事實,只有影響定罪的,才可以(影響量刑不可以)建議檢察院追加或變更起訴。在審判過程中,人民法院發現案件證據變化,只能建議檢察機關補充偵查。檢察機關發現案件證據變化,只能建議延期審理后,補充偵查,不能撤回起訴。

      《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試行)》第四百五十九條第五款規定的新的證據是指撤回起訴后收集、調取的足以證明原指控犯罪事實的證據,根據第二款規定,需要補充偵查的,應當在作出不起訴決定后將案卷材料退回公安機關,建議公安機關重新偵查并書面說明理由。由此得知,檢察院在撤回起訴后收集、調取證據是在作出不起訴決定后進行的,具體由公安機關進行補充偵查收集、調取證據。補充偵查期間發現新的證據且足以證明原指控犯罪事實的證據才能作為新的證據,這其中涉及兩個法律問題,第一是程序方面,收集、調取新證據必須是在作出不起訴決定后,經過補充偵查程序收集和調取的;第二是新證據的證明力和證據能力,必須足以證明原指控犯罪事實的證據,對新證據的合法性、關聯性、真實性要求極高,應當足夠影響定罪的證據,且較之目前在案的證據證明力更強。

      ????本案經過近一個月的撤回起訴后,補充了五份證據,分別是李某仁詢問筆錄、盧龍縣消防大隊出具的關于辯方提交的六張現場照片的《說明》、盧龍縣消防大隊出具的關于價格鑒定標的統計情況的《說明》、盧龍縣價格認證中心出具的《關于黃土營育達源養豬場被燒物品的價格認定明細表》、盧龍縣消防大隊出具的現場勘察圖的補正《說明》和一張手繪圖。以上五份證據均不屬于新的證據的要求。因此,公訴機關濫用撤回起訴權,存在違法撤回起訴的行為,在沒有新的證據的情況下任意再行起訴

      綜上所述,本案指控高某旭涉嫌失火罪證據不足,沒有充分有效的證據證實高某旭上墳燒紙;其次本案涉及到的《火災事故認定書》《關于育達源養豬場起火原因的技術鑒定》《價格鑒定結論書》均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因此全案認定失火罪證據不足,遠遠達不到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懇請合議庭堅持審判獨立,排除外界一切干擾,堅持疑罪從無原則,宣告高某旭無罪,以防冤假錯案,感謝法庭。

      以上辯護意見請予充分關注、審查、采納。

      ?


      ? ? ? ? ? ? ? ?辯護人:河北世紀方舟律師事務所

      ? ? ? ? ? ? ? ? ? ? ?李耀輝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2月6日



      法耀星空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

      推薦理由:關注最新、最熱、最前沿的法律事件、法律案例、法律法規,提升法律人人生境界,提高法律人業務水平,歡迎訂閱!


      精彩文章選摘


      1.律師辦理刑事案件操作流程一覽表【2017最新】

      2.十大無罪辯護案例30進10 | 河北王振江案判無罪更深層次的意義

      3.河北張吉青冤案 | 無辜者計劃又一重大冤案

      4.中國審判的“黑匣子”,要藏到何時?

      5.?回顧2012年《刑事訴訟法》的幾個法律問題



      AV一本大道香蕉大在线

      <address id="nzfpj"></address>
      <noframes id="nzfpj">

        <form id="nzfpj"><th id="nzfpj"><progress id="nzfpj"></progress></th></form><noframes id="nzfpj"><address id="nzfpj"></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