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zfpj"></address>
<noframes id="nzfpj">

    <form id="nzfpj"><th id="nzfpj"><progress id="nzfpj"></progress></th></form><noframes id="nzfpj"><address id="nzfpj"></address>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特約作家黃家鵬力作《朱門第一人——黃干》 || 十九、守衛安慶

      達觀天下 2021-10-26 09:57:06


      轉載文章免責聲明

      ??1、本公共平臺發布的文字及圖片除部分原創外,其余均摘自網絡,感謝原作者的辛苦創作,我們不對其內容的準確性、真實性、合法性負責,也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版權屬原作者,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侵犯到您的權益,請作者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投稿合作及商務合作:936620493@qq.com ?2、轉載本平臺原創作品必須獲得本平臺授權,否則追究法律責任。



      ?

      十九、守衛安慶

      ?

      嘉定十年二月,黃榦始拜安慶之命。此時,金兵頻頻南犯,兵已攻破光山縣,而沿邊地區多有敵兵入侵之報警。安慶離光山縣不遠,民眾的情緒因此震驚、恐懼。黃榦以國為重,立即單騎赴任,不挈家屬。朱兌表示愿意跟隨夫君,共赴國難。

      黃榦說:“安慶次邊,一有兵馬沖突之虞,我為守臣,當盡忠報國,力所不及,則握節以死,不暇顧家,汝曹欲與我俱死乎?!?/span>

      黃榦四月到任,會虜攻破光州,沿邊多警。漕司欲發安慶民運糧,黃榦堅決拒之而止。于是,竭力經營安慶城池,大為戰守之備。

      黃榦接任后,立即升堂,召集安慶各級官吏,布置安慶城防,黃榦嚴肅鄭重地說:“虜人破光州,安慶去光州不遠,民情震恐,而我安全城池,無可恃者,何以為固?”

      眾人面面相覷,無以為答。

      黃榦又說:“即使虜人不至,則紹興間,嘗罹李成之變,丙寅再罹張軍大之變,長驅入境,旁若無人。今兩淮騷動,焉保其無,陸梁竊發者失去,今不圖,后悔不及。本軍認為,一向朝廷請求,乞與版筑,為與民死守之計。其二,發動安慶軍民共同參與筑城,眾人以為可否?”

      安慶府各級官吏早已聞道黃榦勤政,辦事果斷,今日一見果然如此,心誠悅服,齊聲答道:“大人高見,愿聽大人調遣?!?/span>

      于是黃榦一邊向請求朝廷,一邊向安慶老百姓發出公告,發動百姓參與修建城池,百姓見到公告,紛紛響應,士民爭獻竹木,同官一道參與修筑安慶城池以備戰守。

      此時,金人在安徽北部的光州一帶連連起事,安慶軍的首府在潛山,距光州不遠,而且又無屏障,極易被攻陷。遷城之事,迫在眉睫。

      新筑城池需要奏報朝廷批準。此時南宋京城在臨安(今杭州)。黃榦連夜寫好奏折,派人馬不停蹄送往臨安。但此時,金人南侵消息不斷傳來,且離安慶(今潛山縣梅城鎮)越來越近。如按常規等待準奏,將生靈涂炭。于是,黃榦當機立斷,不等朝廷批復,便著手建城。先斬后奏與丟失城池,孰輕孰重,他做出了明智的抉擇。

      嘉定十年四月,安慶知府黃榦由潛山順皖河而下,在盛唐灣宜城渡下了船。黃榦是帶著一臉憂慮匆匆來盛唐灣考察安慶府新址的。此時,金人在光州一帶連連起事,潛山距此不遠,人心惶恐,遷城之事,迫在 眉睫。當時交通不發達,上報朝廷的奏折,需經千里古棧道快馬送達,知府黃榦一邊“以金人破光州”為由請示朝廷,一邊帶文武官員趕來安慶考察新城地址。黃榦由潛山順皖河而下,在桐城境盛唐灣宜城渡下了船。由宜城渡拾級上來,立于盛唐山頂,回首遠眺長江,帆影點點,水天一色。從地理形勢看,此處是大龍山伸向長江的余脈,南臨長江,東西環水。旱有取處,澇有退地。戰可攻,防可守。安慶的地理位置十分特別,如果在長江武漢至南京段取一中間點,這個點,便是安慶;把范圍縮小,在九江至蕪湖段取一個點,這個點還是安慶。八百里皖江由宿松小孤山進入,至馬鞍山采石磯流出,將其一分為二的河流,恰恰又是安慶城西的皖河。再細一些,皖水由潛山而下至城西石門湖,樅陽河流經桐城匯城東菜子湖,兩者一東一西流入長江,安慶城也正好居于其中。

      黃榦帶領安慶府官吏一班人在盛唐山頂,抬頭北望,龍山蒼蒼,鳳水彌彌?;厥走h眺長江,風帆沙鳥,紫煙萬疊。黃榦不由捻須而笑,想起東晉郭璞一句“此地宜城”吉語。郭璞精通陰陽歷算,早在幾百年前,就為安慶謀劃好了城池草圖。黃榦到盛唐山進行了翔實考察,最終圈定以盛唐山為中心,向北,向東,向西,利用起伏丘陵地勢,依山而建城墻。為什么要這樣做?可以借山體的斜度與高度,或在外側壘砌城墻,或山頂加筑城墻,達到省時、省工、省料的目的。

      主意已定,馬上就干。安慶城正式動工修筑,月中旬正式開工,黃榦是做官如做學問,筑城也如做學問,黃榦即日動工興建。計劃筑城,城廣三千四百三十步,通女墻高二丈七尺,廣四丈二尺,凡一百七十日,城分十二料,先自筑一料,計算其工費若干,然后委任官吏、寓公、士人分料主持承擔。集役民兵五千人,每人役作九十天,而按照人戶的產錢攤派承擔丁役負擔,通役二萬人,每人服役十天。初借大軍四十人及役本府廂禁軍,皆以慵惰不任事而止,承擔勞役的人輪流進行,暑月天熱每月休息六天,每天中午休息一個時辰,到秋天就減少一半休息的時間。

      會淮西漕臣起發本府人夫二萬往廬州負糧至安豐,黃榦向其陳具非便,乞免起發。漕司不從,凡三四請,最后乞將老守按劾,以代百姓之苦,且并申制司,制司同意黃榦的請求,并免無為靳舒三州之役,以安民心,且劾去漕臣。百姓由是鼓舞,聽命筑城。

      修筑城池的費米計直官,會八萬緡,皆本府越積支遣,并不支朝廷椿積。與交割錢物,包砌城腳用石,三層城身用磚,四重通計,用石六千余丈,用磚五百余萬,人夫支費二十余萬貫。

      每天五更鼓響的時候就上衙署宣化堂坐堂,負責城壕的官吏至此聽他的命令,按照一天的成算授給他們:某鄉民若干為役,某鄉人夫若干為役,分布給某人的料分,或搬運某處土木,應完成某料的使用;某料民兵、人夫應當更換一批,應給他們幾天的錢米。都授命完畢,

      黃榦才治理府事,受理民事訴訟,接待賓客,檢閱士卒,會見僚屬佐吏講究邊防利病,然后巡視城邑檢查修城之役夫情況,晚上到書院講論經典史籍。或舉酒屬客,不問寒暑,率以為常,黃榦雖年事浸高,晝夜勤勞,而精神越清,非年少所能及者。蓋黃榦秉純剛之姿,加之持養之力,固能臨事不倦。

      如此筑城經始合用鐵杵五千,倉卒未辦,黃榦動朝廷錢監沒有鑄造的鐵,事畢之后就歸還倉庫。就這樣,前前后后大干了8個月,到年春節的時候,安慶新城基本建有大致輪廓:南至宜城渡,北至柏子橋,西到萬松山,東到石家塘,整個城池呈四方之形。地方史籍稱之為“九里十三步”。

      經過安慶軍民半年的一致努力,安慶城池基本筑成,既筑之際,城池完工的時候,民兵歌詩相杵,以旗舞鼓江南,兒童爭效之,以為戲樂。安慶老百姓對黃榦贊譽很多,學者張某曰:“安慶素無城池之險,先后官吏相仍悉以沙磧不任筑鑿為辭,因陋就簡,僥幸僅安者非一日,矣先生蓋排紛議斷以已見,盡捐前日,申獻羨余之積董,視經營不謀之兵戎,胥吏而獨謀之邦人士,友不委之官吏僚佐,而獨委之學校諸生,役不知而成事不擾而集?!?/span>

      王某曰:“創筑城壁之初,邦人莫不爭先獻助,先生一切卻之而不受,皆是樽節浮貴,不半年而筑城千七百余丈,為安慶黎民百姓造福啊?!?/span>

      黃榦既筑新城,又思民所以守城之策,乃以紹興名臣陳規守城之法,刻在木上,以示邦人,使熟習之,自為之序。

      畢工之日,恰逢上元日張燈,安慶百姓在城上張燈結彩,十里熒煌如畫,合城內外喜緩急之,士民扶老攜幼,往來不斷。有深山窮谷,平生足跡未嘗入城,皆愿來觀,有一上百歲的老婆婆,二個兒子抬著她,許多孫子跟隨她,到府衙致謝。黃用禮儀接待她,命擺酒招待她,又用金帛酬勞她。老婆婆說“:老婦之來致謝,是為了一郡的生靈百姓來感謝知府,知府的賞賜并不是我所希望的?!睕]有接受就離開了。

      這一年天大旱,旱勢甚廣,綿亙千余里,祈禱老天下雨,早就登臨郡城的樓閣,望飅山再拜,雨就下下來了。

      必須敬佩知府黃榦的遠大目光,由他規劃出的安慶城池版圖,整整延續了七百余年,到1920年末,才有小范圍改變。因此,黃榦又有“安慶之父”一說?!“矐c城建成后兩年,金兵破周邊的黃州沙窩諸關,淮東、西皆震,而唯獨安慶安然無恙。繼而夏季江水泛濫,洪澇一個多月,安慶城仍屹然無虞。舒地一帶的人都以為他德高望重,相互稱道他說:“沒有受到金寇的殘暴擄掠,沒有淹沒于滔滔的洪水,挽救了我們的生命的人是黃父母官?!?/span>

      黃榦選擇安慶造城,他的智慧和實干開創了這個城市的歷史,使之有了“萬里長江此封喉,吳楚分疆第一州”之美譽及“八省通津”的美稱,后來還一度成為安徽的首府。



      嘉定十年,江淮制置使李玨召黃擔任參議官,十一月命下仍候新城畢工日赴司供職,再次推辭沒有接受。當初李玨行時面請于朝,乞以黃榦為上賓,朝廷乃起黃榦知安慶府,黃榦到官之初,凡三書達之,一言國勢邊事之要,二言,江淮守御之方,三言今日必戰之計,且屢以經營城筑,免起運夫為言。李玨多從之。

      李玨節制江淮,黃榦乃其夙所敬重,也念念不忘,經常以常禮事貽書規勸,言:“今日以決戰為大計,先自朝廷進君子,退小人,革薄習,下哀痛之詔,以激忠義之心,次則制司以至公血誠感動人心,非兵不講,非戰不談,各求實事,無尚虛談,然后擇良將,明賞罰,以歷大軍,廣招募增,事權以重武,定軍仍駐兩淮,奇才劍客之姓名以備錄用,謂帷中議論不一,當益開書,閤延賢后興之講。又言,虜自南遷虐用河南之民,莫不延頸以歸,我宜諭淮北豪杰,能攻城略地者,即以與之,然后以吾兵為之擁護,虜將救死不暇,何暇謀人乎?!?/span>

      先前,黃榦寫信給李玨說:“丞相誅殺韓世忠之后,為了防止意外的變故,專門使用左右親信之人,往往得罪于天下的公議。世之君子于是從而歸咎于丞相,丞相經不住其指責,斷然驅逐而去,而左右親信的小人辦事更專斷了。平常無事情,法紀綱常紊亂,不過州縣之間,百姓受禍。至于軍政不修,邊地軍備廢弛,都是這些人所造成的,假若現在大兵壓境,還不改革圖強,就會大勢已去?,F在的急務,沒有什么比這個更大了?”

      黃榦向制司李玨分析兩淮的具體情況;“現在的決策,沒有什么比得上用兩淮的民眾,吃兩淮的粟米,守兩淮的地方。然而其治策當先明了保伍,保伍明了,就為之建立堡寨,養蓄馬匹,制造軍器以資助其用途,不過幾個月時間,軍政即可成功。而且兩淮的民眾遭受丙寅年之禍危以后,現在聽說金人遷徙汴京,沒有誰不驚慌失措,有的有拋棄土地、房屋、攜妻帶子渡過長江的打算,其中也有些勇敢者,又打算伺機而發動叛亂。過去胡海、張軍的變亂,其危害勝過了金兵,今天如果不早些為之打算,那么兩淮就會一天天地更見荒涼,以致成為廢墟,最后一旦遇有緊急情況,就會振臂激奮而起,生亂子?!崩瞰k沒有采納他的意見。

        黃到任制府,李玨往惟揚視察軍隊情況,黃榦與他一起同行。黃說:“敵人既已被打退,應當考慮獎賞那些有功的,懲罰有罪的人,崔惟揚能于清平山預先設置義寨,如斷金人的右臂,方儀真能措置捍御,不致使軍民倉惶奔逃,這兩個人應當受到舉薦。泗上之戰大敗,應該斬殺劉倬。某州官吏三人攜家奔逃,應當追究治罪,然后上奏朝廷即行了?!?/span>

      又告訴李玨說:“浮光之戰退敵已有兩個月,在安豐退敵已有一個月,盱眙也近二十天了,不知我所措置的是怎么一回事,我所施行的是什么防邊之策?而邊備松弛,又比以前更厲害了,日復一日,還滿不在乎地不知道害怕,恐怕這個禍害又不只是今年春天了。
      ??“現在,金兵報浮光之仇的情形又快出現了,他們想以十六縣的人眾,于四月攻掠浮光,侵奪五關,暫且以一縣有五千人參加,就應當有八萬人來攻打浮光了,以一萬人來割我們的麥子,以五萬人來攻奪我們的關隘。我們守關的不過五六百人,豈能夠抵擋萬人之眾呢?那么,關隘不可以防守是肯定的了。五關失守以后,那么蘄州、黃州決不可能保??;蘄州、黃州不能保住,那么,江南就危險了。尚書聽到這個話已有幾天,然而沒有聽說有什么施行的對策,不知為什么?”
      其他的話,言辭都很激動,切中要害,李玨的同黨、幕僚都很忌妒他,共同詆毀、排斥他。這以后,光州、黃州、蘄州相繼失陷,果然像他所預料的那樣。于是力求辭職而去,不斷地請求祠官。

      嘉定十一年正月,金兵南下,虜犯黃州、沙窩諸關,朝廷緊急詔令黃榦提督五關,守御督戰光州,節制江池三州,戌兵光、黃、蘄、安慶四州民兵。二月,改除和州兼管內安撫節制戌兵,黃榦力辭,不許。接著朝廷命他與徐僑兩次改易和州任官,又令他先赴制府稟告議論,黃即日解印卸任急赴制府。和州民眾每天盼望他來上任,說:“就是曾經被邀到我郡審問死囚、感夢于井中有尸的那個人,大概能為我們伸張冤屈了?!?/span>
      ??黃榦安慶在任未及乙考,當年二月解罷。黃榦懷著復雜的心情,巡視剛剛建好的安慶城池,整個安慶城池五門結砌已畢,城之內環種植萬株柳樹,隨風飄蕩,現在安慶城已建好,朝廷卻要調離,無奈皇命在身,黃榦聞警就道,還沒有達到新的地方,朝廷又下令,旨改和州。

      金兵南下,與南宋軍隊在泗水邊上展開一場大戰,宋軍大敗,喪失了軍隊上萬人。優良的將帥,勇敢的士兵,精銳的軍隊,銳利的武器,不戰而淪敗于泗水,黃團的老幼男女,被俘虜而殺戮的五六千人,盱眙東西幾百里,一下子變為廢墟。

      適黃榦自龍舒至,跟隨帥往維楊犒師慰問軍隊,密書抵之,卻其出宿于外,大戒于國,日與四方之賢士討論條畫,以為后圖,且為陳策,應安豐守衛浮光及屯固始,守五關之計。皆不能用,黃榦遂杜門稱疾,而歸計決矣。

      當時,黃榦一見箴規闕失,皆人不敢所言,而黃榦嘗歷沿淮郡倅,多識兩淮豪杰,而豪杰亦知黃榦之為人,所愿歸心焉至。是聞黃榦在幕府,皆有奮身自效之意,而幕府諸人益忌之。蓋時方掩覆以避禍,欺誕以為功,而黃榦所言者,皆公而忘私之語,經遠務實之計,則言出而身危矣。

      黃榦在江淮幕府數月告去甚力,制使留之不可,自往見黃榦說:“是終不可屈留耶?”黃榦回答:“非然也,今淮西之事可憂,尚書若責,實經理命駕駐合肥數月,某雖奔走六關,為幕府倡人任一事,可不然,亦安用某為哉,不若許去之,為得也?!?/span>

      當時,幕府書館都是輕薄浮躁空虛的士大夫,官僚小吏士民有出謀劃策獻計的人,大多受到他們的毀謗抹殺,疏議反駁。將帥偏補,人心不附和,所做的不能建立功業。流民移徙的滿布道路,而各機構衙署張羅宴會的沒有哪一天空閑過。黃榦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禁想起在女真族鐵蹄蹂躪下的淪陷區人民;想起抗擊金兵英勇犧牲沙場的戰士……他痛心疾首,奮筆疾書,寫信勸諫李玨,語句激烈精彩:“……且視牡丹之紅艷,豈不思邊庭之流血;視管弦之啁啾,豈不思老幼之哀號;視棟字之弘麗,豈不思士卒之暴露;視酒饌之豐美,豈不思流民之凍餒。敵國深侵,宇內騷動,主上食不甘味,聽朝不怡,大臣憂懼,不知所出。尚書豈得不朝夕憂懼,乃而如是之遷緩暇逸耶?……”但李玨置若罔聞。接著黃榦又向李玨建議;“用兩淮之人,食兩淮之栗,守兩淮之地?!蓖瑫r面議軍隊要“賞功罰罪?!避婈犞挥匈p罰分明,才能提高戰斗力。李玨不但充耳不聞,還耿耿于懷。

      黃榦每事痛言其非,語侵幕中,賓客制帥外雖勉從,而內已不能堪,同僚逐,從而謀孽之處,制帥奏辟,黃榦本就不樂,就以方有守關督戰之委,不敢辭,難讒之制帥者,乃有逼已之嫌,制帥既或于人言,反舉自代,然黃榦引疾苦辭,浩然去志已凜乎不可奪者矣。
      嘉定十一年四月,朝廷下旨,依舊任命黃榦知安慶府兼制置司參議官,屢辭不就,黃榦由池陽到江州,寓居廬山棲賢僧舍,以俟朝命。到廬山拜訪他的朋友李燔、陳宓,相與盤旋玉淵、三峽之間,俯仰拜謁老師到過的舊跡,宣講《乾》、《坤》二卦于白鹿書院,廬山南北的士大夫們都會集于此。

      安慶老百姓聽說黃榦要辭去安慶知府,數百人競趨制司,乞求黃榦回到安慶就職。黃榦感謝安慶老百姓的好意,誠懇地說:“安慶潛籓和州列郡昨辭,而今受安慶,辭小居大,其無廉恥甚矣?!?/span>

      安慶百姓見黃榦說出如此有氣節之話,揮淚之別。黃榦將家眷安排東歸,自己獨徜徉池陽九江之間,以俟請祠之。

      七月,黃榦被召赴朝廷上書奏事,任命為大理寺丞,沒有接受任命,被御史大夫李楠所彈劾,罷之。黃榦方退避請辭,而中外亦慮黃榦入朝奏事,必直言邊事,以悟上意,便葉謀擠之。

      黃榦既歸,杜門謝絕人事,惟聞邊報與水旱,則蹙額不樂。黃榦夙有大志,自少講實,不為無用之學。初入荊湖幕府,奔走諸關,與江淮豪杰游往已久,有依附意。及倅安豐武定諸將,皆歸心焉。后倅建康守安陽,聲問益著。諸豪杰深知黃榦倜儻有謀,及來安慶,且兼制幕,長淮軍民之心,翕然相向。每遇制司文移失常,則悻怒,皆愿得黃榦以為依歸。此聲皆出,在位者益忌。故同僚者群起而見擠。有馳書于朝,令其親屬譖之。時宰故當時陽召而實逐之。但他們不知道黃榦浩然歸志已見,于不從諫之日矣。

      黃榦離開安慶,安慶百姓懷念不忘,后三年,金兵大舉入侵,獨安慶無虞,百姓益感黃榦筑城之德。為了紀念黃榦的恩德,安慶百姓為其立生名祠,于城北,去后復思黃榦恩德之深,復立祠于城南,蓋南北之民各欲便于熏祝。

      安慶百姓聽說朝廷有奸臣彈劾黃榦,便寫詩發出愁嘆之語,詩曰;“要識舒民愁嘆處,城南城北兩祠堂?!笨梢姴豢煞?,公論不可泯。




      作者介紹



      黃家鵬,福建省作家協會會員 ,南平市朱子文化研究會會員,建陽考亭文學書畫研究院研究員,建陽紫陽文化協會客座教授。武夷山市成長女子國學院理事長兼朱子后學館館長,武夷山女子書院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長。八十年代開始文學創作,出版發表作品100多萬字,先后出版發表長篇歷史小說《朱熹傳奇》,學術專著《朱子后學》,同時在《福建日報》、《福建理論學習》、《武夷文化研究》、《朱子文化》、《福建商報》、《福建汽車運輸報》、《閩北日報》、《武夷山文學》、《福建公安》、《生活創造》、達觀天下》微信公眾平臺等報刊雜志發表小說、散文等。

      ??

      ? ??

      AV一本大道香蕉大在线

      <address id="nzfpj"></address>
      <noframes id="nzfpj">

        <form id="nzfpj"><th id="nzfpj"><progress id="nzfpj"></progress></th></form><noframes id="nzfpj"><address id="nzfpj"></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