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zfpj"></address>
<noframes id="nzfpj">

    <form id="nzfpj"><th id="nzfpj"><progress id="nzfpj"></progress></th></form><noframes id="nzfpj"><address id="nzfpj"></address>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蘇門第一“憤青”蘇轍

      天下蘇氏信息平臺 2021-10-26 09:33:23

      天下蘇氏信息平臺


      蘇門第一“憤青”蘇轍

      “一家三父子,都是大文豪。詩賦傳千古,峨眉共比高?!?963年4月,朱德委員長游覽眉山三蘇祠后,即興題詩,稱贊蘇洵、蘇軾、蘇轍三父子的道德文章,千古風流,堪與峨嵋比高。三蘇父子皆名列“唐宋八大家”,蘇軾、蘇轍又是北宋時期著名政治家。特別是蘇軾,詩詞歌賦,書畫文章,無一不精,更是家喻戶曉的大才子。蘇東坡嬉笑怒罵皆成文章,官場沉浮,經歷坎坷,“烏臺詩案”也讓他成為古代文人因文字獄獲罪的代表人物。歷代文人,特別是年輕氣盛的青年學子“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滿腹經綸學問,洶涌澎湃,欲吐之而后快,其“初生牛犢不怕虎”的英勇氣概現代人謂之“憤青”,這也正是年輕蘇東坡留在人們心目中的典型形象。然而,說到三蘇父子中誰才是真正的“憤青”?那個人還真不是蘇軾,這真正的“憤青”非蘇東坡弟弟蘇轍莫屬。

      蘇軾、蘇轍兄弟小時候天資聰慧,勤奮好學,性格卻差異明顯。蘇軾明快爽朗,蘇轍沉默執著,據此他們的父親蘇洵在慶歷七年(1047)為他們取了大名,并特意寫了一篇寄寓深重的《名二子說》:“軾”為馬車上用作扶手的橫木,其貌不揚,卻必不可少?!稗H”為馬車輾過留下的車輪印。蘇軾啊,我擔心你因不善于裝飾自己的外表,而讓你受到傷害啊。車會摔壞、馬會死,唯有車轍安然無恙。蘇轍啊,我知道你是可以免于災禍的。蘇洵解釋了自己為兩個兒子命名的緣由,對兒子滿懷期望與祝愿。其時,蘇軾十一歲,蘇轍八歲。兄弟二人以后的人生軌跡似乎證明了蘇洵的先見之明,而“軾”、“轍”這兩字也似乎決定了兄弟二人的終身。

      車輛縱橫天下沒有不留下轍印的,但對車輛創建的功勞,車輪印從來也不會參與爭奪。車會被摔壞、馬終究要死,唯有車轍安然無恙。這車輪印,是善于處在禍福之間的。蘇轍的人生真的如父親蘇洵所言可以安然無恙,可以明哲保身、免于災禍嗎?實際上,在三蘇父子中最先因文字獲禍,最先因議論朝政遭遇打擊的人,偏偏就是在父親眼中沉著穩重、可以避免災禍的“車輪印”蘇轍。

      蘇軾、蘇轍兄弟小時候被父母送到眉山天慶觀北極院道士張易簡處,接受啟蒙教育?!稏|坡志林·道士張易簡》載:“吾八歲入小學,以道士張易簡為師?!?。蘇轍也在《龍川略志》中說:“予幼居鄉閭,從子瞻讀書天慶觀”。蘇軾八歲時,蘇轍還是幼兒,自然是哥哥的小跟班。蘇軾兄弟二人從小在一起讀書,未曾一日相離。蘇轍在《祭亡兄端明文》中說:“手腳之愛,平生一人。幼而無師,受業先君。兄敏我愚,賴以有聞。寒暑相從,逮壯而分?!毙r候的蘇軾活波聰明,蘇轍稍顯沉默遲鈍,年齡越大,區別越明顯。其實,蘇轍的聰慧是被哥哥閃耀的光芒掩蓋了。

      蘇軾、蘇轍兄弟長大后,又到眉山城西州學教授劉巨先生門下學習。劉巨先生學識淵博,要求嚴格,并且因材施教,循循善誘,充分發揮學生的特長。兄弟二人平時是以父親、母親為師,這一次系統地接受劉巨先生的正規教育,學問突飛猛進,特別在父親不擅長的聲律之學方面進步很快。兄弟二人開始吟詩作對,而且頗有天賦。蘇軾有一篇《記里舍聯句》,記敘當年兄弟二人在夏天大雨之時,與同學程建用、楊堯咨即興聯句賦詩。程云:“庭松偃蓋如醉”,楊云:“夏雨新涼似秋”,蘇軾云:“有客高吟擁鼻”,最后蘇轍對曰:“無人共吃饅頭”。座皆傾倒。蘇轍最后這句對詩引發大家哄堂大笑,卻體現了他的機智聰明,風趣幽默。你看,大家都在冥思苦想,一本正經地詢章覓句,對景抒情,連吃飯都顧不上。程同學描繪雨中松樹惟妙惟肖,楊同學讓人感覺到下雨后的清涼,哥哥蘇軾更是引用東晉政治家謝安“擁鼻”雅詠的典故:同學們,我們也來學學古人仿效謝安,掩鼻用雅音曼聲吟詠。這時聯句的氣氛也一下子顯得高雅起來。我蘇轍可沒你們那慢條斯理的興致,肚兒餓了,對不起了,且讓我先啃口饅頭再說。蘇轍邊啃饅頭邊隨口一對,那調皮的模樣把大家都逗樂了。仔細想來,你別說,他的對句無論用詞還是音韻都是蠻貼切的。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蘇轍的對句畫龍點睛,讓整首詩活躍起來,情趣盎然,看似漫不經心,卻達到了“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效果。

      蘇洵早年喜好游歷,二十七歲始發奮讀書。慶歷六年(1046),蘇洵赴京趕考落榜后,對科舉考試心灰意冷,他就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兩個兒子身上。蘇軾、蘇轍兄弟在父親蘇洵的嚴格要求下,寒窗苦學,博覽群書,成為遠近聞名的青年才俊。至和二年(1055),十七歲的蘇轍娶同里史瞿之女、時年十五歲的史氏為妻。嘉佑元年(1056)春天,蘇洵帶著蘇軾、蘇轍兄弟前往都城東京(河南開封),參加科舉考試。路過成都時,一同去拜訪益州知州張方平。張方平之前就對蘇洵的學識文章極為欣賞,相見恨晚,并向朝廷推薦蘇洵。至和二年(1055) 蘇洵帶蘇軾、蘇轍兄弟拜見張方平后,張方平遂以國士之禮對待蘇洵父子。據無名氏《瑞桂堂暇錄》載,張方平還曾經當場出題考察蘇軾兄弟。蘇軾兄弟沉著應對,張方平十分滿意兄弟兩人的表現,他對蘇洵說:“二子皆天才,長者明敏尤可愛。然少者謹重,成就或過之?!?蘇轍在宋哲宗元佑七年(1092) 出任門下侍郎,位至宰相,官位高于蘇軾,此為后話。張方平隨即給文壇泰斗歐陽修寫信推薦蘇軾、蘇轍兄弟,并為他們準備了鞍馬行裝,派人送他們父子入京。?

      嘉佑二年(1057),蘇軾、蘇轍兄弟終于不負眾望,高中進士。蘇軾、蘇轍兄弟具名列高等,蘇軾登進士第二名,蘇轍登進士第五名。當時蘇軾二十二歲,蘇轍十九歲,真可謂春風得意,少年得志。會試的主考官是翰林學士歐陽修,副考官是著名詩人梅圣俞,兩人正在銳意發起一場詩文革新運動。蘇軾、蘇轍兄弟清新灑脫的文風,深得他們的贊賞,故將他們同列進士高等。這件事引發出一場風波,歐陽發在《先公事跡》追述:“時學者為文以新奇相尚,文體大壞。公深革其弊,一時以怪僻知名在高等者,黜落幾盡。二蘇出于西川,人無知者,一旦拔在高等,榜出,士人紛然,驚怒怨謗?!蹦切┞浒竦膶W子甚至上街圍堵歐陽修,指責他錄用這兩個無名小卒。沒想到,蘇軾、蘇轍兄弟反而因此名動京師,引得人人注目。歐陽修還特別贊賞蘇洵的文章,把蘇洵比作當代“荀子”,并將他的文章獻諸朝廷。從此以后,“三人之文章盛傳于世,得而讀之者皆驚,或嘆不可及,或慕而效之。自京師至于海隅障徼,學士大夫莫不人知其名,家有其書?!保ㄔ枴短K明允哀辭并序》)

      北宋初年,朝廷上下都在倡導實用簡潔、通曉流暢的文風,力戒五代時期的浮華奢靡,然而另一種追險務奇、故弄玄虛的文體又在悄然興起,特別在國家最高學府太學中流行,時人稱為“太學體”。這種文章風氣來勢洶洶,迅速彌漫朝野。就在北宋詩文革新運動即將夭折之際,一代文宗歐陽修力挽狂瀾,開啟嶄新的文風,也讓三蘇父子作為這場文化變革運動的主將,脫穎而出。歐陽修是三蘇父子的伯樂,沒有他的欣賞、提拔,三蘇父子恐怕會湮沒終身。蘇軾、蘇轍兄弟從此以歐陽修為師,對歐陽修的知遇之恩,感激涕零。蘇轍在《歐陽太師挽詞三首》中感嘆:“推轂誠多士,登龍盛一時。西門行有慟,東閣見無期。念昔先君子,嘗蒙國士知。舊恩終未報,感嘆不勝悲?!?蘇轍把歐陽修比作漢代德高望重的李膺,三蘇父子被他接納、推介如同“登龍門”,身價大增。蘇轍對歐陽修的感恩之情,溢于言表。

      蘇轍中第后,給當時的樞密使韓琦寫了一封信《上樞密韓太尉書》。這是一篇干謁文,文章表達了對韓琦的仰慕之情及拜見之意,同時,蘇轍簡單介紹了自己求學為文的經歷,明確提出:“以為文者,氣之所形”,對自己的文學主張進行闡述,這就是著名的蘇轍“文氣說”。蘇轍寫信雖為干謁,但行文中并沒有流露出攀高枝、求高官的意思,態度不卑不亢,文辭懇切,引經據典,才華橫溢。十九歲的蘇轍給貴為宰輔之尊的韓大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韓琦也被這位青年人的卓越文采折服,大為欣賞?!白怨庞⑿鄢錾倌辍?,蘇轍就是最好的典范。畢竟蘇轍當時只有十九歲,但他的“文氣說”主張卻新穎獨特,別開生面,為北宋詩文革新運動提供了理論支撐,其遠見卓識,令人驚嘆!

      唐代的大詩人白居易說過:“文章合為時而著”。蘇軾、蘇轍兄弟能夠嶄露頭角,橫空出世,正是順應了時代的需求。他們成功考中進士,首先應該歸功于他們的老師劉巨先生,所謂“名師出高徒”,與他們同榜進士及第的還有他們的同學,眉山家安國、家定國兄弟,劉巨先生門下同時培育出了兩對兄弟進士,一時傳為美談。蘇軾、蘇轍兄弟最直接、最長久的老師是他們的父親蘇洵,他們的文章風格深受蘇洵的影響。蘇老泉進士落第后,回家憤而盡焚舊作。閉門苦讀,始得精六經,通百家,尤深于《孟子》、《戰國策》,“下筆頃刻千言”。蘇洵從小就有意識地培養蘇軾、蘇轍兄弟倆對春秋秦漢時期文章的喜好,反復訓練指導他們的文章寫作能力,并把自己的寫作經驗悉心傳授。蘇洵文章出入于縱橫家,雄奇豪邁,被歐陽修視為“荀子之文”;蘇軾爛熟《漢書》,初好賈誼、陸贄,既而讀《莊子》,得心應手,為文浩蕩無際,機趣橫生;蘇轍則深受《孟子》、《史記》影響,恬淡瀟灑,氣勢如虹。三蘇父子以文章名于當世,是他們成功的基石。然而他們成功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同樣不能忽視,那就是官場人脈。蘇老泉進士落第后,痛定思痛,意識到官場人脈的重要。所謂“哪管你才高八斗,就怕朱衣不點頭”??婆e考試不被考官看中,就是才高八斗也屬枉然。李白早就感嘆:“生不用封萬戶侯,但愿一識韓荊州”,在蕓蕓眾生中能夠被人欣賞、提拔實在是太難得了。蘇老泉四處游歷,結識不少朋友。他幸運地遇上了自己的伯樂雅州(四川雅安)知州雷簡夫,雷簡夫推薦三蘇父子給益州知府張方平,張方平又推薦三蘇父子給翰林學士歐陽修,而歐陽修正是這屆科舉的主考官。也可以說蘇軾、蘇轍兄弟倆的成功之路是父親蘇老泉鋪就的,蘇老泉的人生經驗來自切身之痛。這也難怪蘇轍小小年紀就敢斗膽給當朝樞密使大人韓琦寫信干謁了。

      就在蘇軾、蘇轍兄弟高中進士,等待吏部的選用,準備大展拳腳的時候。嘉祐二年(1057)四月,母親程氏去世,蘇洵父子不得不回到蜀地奔喪。這一去就是三年時間,他們回到京城汴梁已是嘉祐五年(1060)二月。經吏部“銓選”,蘇軾授河南府福昌縣(河南宜陽)主簿,蘇轍授澠池縣(河南澠池)主薄。未及赴任,仁宗皇帝下詔制舉,蘇軾、蘇轍兄弟于是留京應考?!爸婆e”是皇帝為選拔人才舉行的特殊考試,是一種最高規格的考試,要求極為嚴格。參加制科考試的人員不但需要學識淵博,而且必須由朝中大臣推薦,然后由六名考官先行考核,及格者才能參加最后由皇帝親自出題的考核。嘉祐六年(1061)八月,經歐陽修、楊畋推薦,蘇軾和蘇轍參加了制舉考試。據記載,當時參加制科考試的只有四人,為什么人數這么少?據蘇軾的學生李廌《師友談記》載:“是時同召試者甚多。相國韓魏公(韓琦)語客曰:‘二蘇在此,而諸人亦敢與之較試,何也?’此語既傳,于是不試而去者,十蓋八九矣?!庇纱丝梢?,蘇軾、蘇轍兄弟影響力之巨大。而相國韓琦對青年蘇轍尤為關心器重。據說開科之前,蘇轍偏偏生了病。韓琦于是上奏皇帝:“今年招考的學子,惟有蘇軾、蘇轍兄弟二人聲望最高,而今蘇轍病倒了,不能按時參加考試,必有孚眾望,是否延期舉行?”皇上竟然答應了。一直等到蘇轍痊愈之后,才開科,考試推遲了二十天。后來以此為例,秋闈遂定在了九月。

        試前,蘇軾、蘇轍按照規定,分別上了二十五篇《進策》、二十五篇《進論》,各自闡述了治國理政的綱領。八月二十五日,仁宗在御政殿試,所舉“賢良方正能言極諫”策問?!百t良方正”是說文學出眾,道德端正,“能言極諫”是指善于策論,勇于給皇帝提意見。蘇轍作《御試制科策》,這一次,他似乎是吃了豹子膽,文章矛頭竟然直指年老尊貴的仁宗皇帝。也許真的是少年得志,趾高氣揚,天不怕地不怕,蘇轍身上的“憤青”氣質徹底顯露無遺。老蘇畢竟沒有經歷過制舉考試,他對兒子的考試也只能加以鼓勵,卻不料蘇轍把父親蘇洵平時好為驚人之語的文章技巧充分發揮,從而闖下大禍,其激烈尖銳,令人咂舌!

      蘇轍在策論中指責仁宗怠于政事,甚至說仁宗“惑于虛名而未知為政之綱”。他說,仁宗在慶歷新政時,勸農桑,興學校,天下以為三代之風可以漸復,結果半途而廢,未見實效?,F在又分遣使者巡行天下,或以寬恤,或以省減,或以均稅。蘇轍認為這一切都不足以致治,因為各地所設官吏本來就是辦這些事的,何勞再分遣使者巡行天下。蘇轍一針見血地指出:“臣觀陛下之意,不過欲使史官書之,以邀美名于后世耳,故臣以為此陛下惑于虛名也?!敝螄敁窭?,皇帝當擇宰相,宰相當擇職司,“今乃不擇賢否而任之,至于有事則更命使者,故臣以為陛下未知為政之綱也?!毕襁@樣指斥仁宗,順帶把為政的官員批評一通,真可謂咄咄逼人,不計后果。蘇轍此時毫無從政經歷,他的這些批評完全是書生之見。更為犀利的是,蘇轍直接批評仁宗的私生活,指責仁宗沉溺聲色。他一連列舉歷史上六個致亂之君(夏太康、商祖甲、周穆王、漢成帝、唐穆宗、唐恭宗),要求仁宗引以為戒,并說:“此六帝王者,皆以天下治安,朝夕不戒,沉湎于酒,荒耽于色,晚朝早罷,早寢晏起,大臣不得盡言,小臣不得極諫。左右前后惟婦人是侍,法度正直之言不留于心,而惟婦言是聽?!彼J為,仁宗所為與這些致亂之君相似:“陛下自近歲以來,宮中貴姬至以千數,歌舞飲酒,歡樂失節,坐朝不聞咨謨,便殿無所顧問?!边@樣大膽的言論實在讓仁宗顏面掃地。仁宗當時已經五十多歲,并非什么荒淫無道的君主,蘇轍道聽途說,未免夸大其詞。蘇轍還指責仁宗朝“賦斂繁重,百姓日以貧困,衣不蓋體“,“官吏之俸”、“士卒之廩”、“夷狄之賂”以及“宮中賜予玩好無極之費”都要由百姓承擔,因此“凡今百姓為一物以上莫不有稅,茶鹽酒鐵,關市之征,古之所無者莫不并行,疲民咨嗟,不安其生。而宮中無益之用不為限極,所欲則給,不問無有。司會(主管財政之官)不敢爭,大臣不敢諫,執契持敕,迅若兵火”。

      蘇轍的批評雖然有些過火,但他直指當時國家冗官、冗兵、賦稅沉重、對外屈膝等時弊,其胸懷大志、憂國憂民、忠君報國的赤子之心,坦坦蕩蕩,正氣凜然。蘇轍無所顧忌的批評立馬在朝廷引起了軒然大波,大臣之間進行了一場激烈的爭論。主考官司馬光在蘇轍身上似乎看到了自己年輕時的影子,他也曾經十九歲考中進士,他認為蘇轍在應試者中表現出的愛君報國之心,可喜可嘉,擬如其兄蘇軾評為三等;考官胡宿認為,蘇轍試卷答非所問,又引歷代昏君來比擬盛世英主仁宗,應該不予錄取。更多的大臣認為蘇轍狂妄自大,一致主張罷黜。幸運的是,仁宗皇帝不愧為仁厚之君,豁達大度,一錘定音:“吾以直言求士,士以直言告我,今而黜之,天下其謂我何!”(蘇轍《遺老齋記》)他欣賞蘇轍的文章膽識,對蘇軾、蘇轍兄弟贊賞有加,還興奮地說:“朕今日為子孫得兩宰相矣?!保ā端问贰ぬK軾傳》)于是蘇轍入第四等次。蘇軾在制科考試中相對中規中矩,文辭婉轉,表現卓越,入三等次。宋朝開國一百多年來,制策入三等的只有吳育和蘇軾兩人(《宋史·蘇軾傳》)。這是破天荒的大事,蘇軾美名更是如日中天。當年蘇軾二十六歲,蘇轍二十三歲??荚嚱Y果,蘇軾授大理評事、簽書鳳翔府判官,作為京官被派往基層鍛煉培養。蘇轍為試秘書省校書郎,充商州(陜西商縣)軍事推官。然而,知制誥王安石認為蘇轍袒護宰相,專攻人主,不肯撰寫任命書。于是改命知制誥沈遘起草制詞。多年之后,有人分析,說王安石是因為蘇洵曾經寫作《辨奸論》諷刺他,言辭激烈,從而導致王安石遷怒蘇轍。這一說法并不成立。因為王安石曾為蘇軾撰制詞,而且頗為贊許欣賞??傊?,“憤青”蘇轍才入仕途,就栽了個跟斗。直到嘉祐七年(1062)秋,蘇轍才得到朝廷任命?! ?/span>

      事實證明,“憤青”終究會為自己過激的言行付出慘痛代價?!队囍瓶撇摺穼μK轍一生的影響是深遠的,不僅當時飽受輿論煎熬,擔驚受怕,事后還被迫辭官,而且導致這位青年才俊多年一直仕途不順。他晚年深有感慨地說:“予采道路之言,論宮掖之秘,自謂必以此獲罪,而有司果以為不遜……自是流落,凡二十余年?!保ㄌK轍《遺老齋記》)蘇轍對自己被任命為商州軍事推官,深感失望。一氣之下,他以父親在京修《禮書》,兄長出仕鳳翔,傍無侍子為由,奏乞留京養親,辭不赴任。在鳳翔任職的蘇軾得知弟弟辭官決定,寫詩《病中聞子由得告不赴商州三首》勸慰蘇轍,不同意他辭官的輕率決定。蘇轍和詩《次韻子瞻聞不赴商幕三首》為自己辯解,他在詩中說:“怪我辭官免入商,才疏深畏忝周行?!]門已學龜頭縮,避謗仍兼雉尾藏?!彪m然自己已經“學龜頭縮”,“兼雉尾藏”,但是留京侍父只是借口,他的內心仍然孤傲,堅持己見,不肯低頭。辭官無非是“避謗”,懶得聽那些冷嘲熱諷、蜚短流長罷了?!皯嵡唷苯K究是“憤青”。

      英宗治平二年(1065)正月,蘇軾結束在鳳翔的任職,還朝判登聞鼓院,又試秘閣再入三等,得直史館。于是,蘇轍留京養親的理由不再成立,他向朝廷乞官外任。蘇轍被朝廷任命為大名府(河北大名)推官,不久出任管勾大名府路安撫總管司機宜文字。哥哥蘇軾可謂平步青云,弟弟蘇轍卻在邊遠之地,擔任小小的幕僚,從事繁瑣的文字伏案工作。治平三年(1066)四月,蘇洵在京師逝世,蘇軾、蘇轍兄弟護送父親靈柩,自汴河入淮,順長江回到家鄉眉山。次年十月,葬父于彭山縣安鎮鄉可龍里。

      神宗熙寧二年(1069)二月,蘇軾、蘇轍兄弟服喪期結束后,返回京師。此時,朝政已經發生深刻變化,神宗皇帝勵精圖治,起用王安石,推行新法,這就是著名的“王安石變法”。變法之初,諸法未備,神宗詔求直言。蘇轍見年輕的神宗大有作為,不禁歡欣鼓舞,他奮筆疾書,一道《上皇帝書》,洋洋灑灑近萬言。他在上書中說:“夫財之不足,是為國之先務也?!?,欲治國必先理財,蘇轍抓住根本,深入分析當前國家形勢,“夫今世之患,莫急于無財而已。財者為國之命,而萬事之本。國之所以存亡,事之所以成敗,常必由之?!辈檎覍е聡椅C的原因,“故臣謹為陛下言事之害財者三:一曰冗吏,二曰冗兵,三曰冗費?!币鉀Q危機,就必須任用賢能,大膽改革?!熬纪?,上下協力,磨之以歲月,如此而三冗之弊乃可去也?!碧K轍慷慨陳詞,雖然是“位卑未敢忘憂國”,但畢竟屬于越次言事,內心誠惶誠恐,不知這道奏折上去,會不會又給自己帶來什么麻煩?哪知神宗看完蘇轍上書,大為欣賞。即日破格在延和殿召見蘇轍,聽取他關于改革豐財的意見,并任命蘇轍為三司條例司檢詳文字。

      制置三司條例司是“王安石變法”組建成立的一個臨時性機構,主持變法的大部分事務。三司條例司任用呂惠卿、曾布、蘇轍等官階低微的年輕人,參與草擬新法。每有新法出臺頒布,王安石都組織他們商談,征求他們的意見。蘇轍在《龍川略志·與王介甫論青苗鹽法鑄錢利害》對“青苗法”的產生過程作了詳細記述。王安石拿出《青苗法》草案讓蘇轍仔細研究,蘇轍一針見血地指出,此法看似惠民,實則傷民,倒不如采用漢以來各代推行的常平法,讓富戶商賈不能哄抬糧價,貧戶也能得到切實的利益。王安石說:你的話有道理,我當從長計議再實行。他知道蘇轍的“憤青”脾氣,特別告誡蘇轍“此后有異論,幸相告,勿相外也?!边^了一個月時間,王安石都不再談論青苗法。但后來王安石見青苗法在個別地方試行卓有成效,他就決定立刻頒布實施青苗法。此時的蘇轍因王安石沒有采納自己的建議,“憤青”熱血再次暴漲,他直接上書神宗《制置三司條例司論事狀》,表示反對。王安石大為惱怒,將加罪于蘇轍,因副相陳升之的反對才作罷。蘇轍一不作二不休,上書《條例司乞外任奏狀》,請求離開條例司外任,“此地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真是典型的“憤青”做派。蘇轍時年三十歲,仍然年輕氣盛。所謂“前車之鑒后車之覆”, 蘇轍并沒從自己最初因直言而遭受挫折的慘痛經歷中吸取教訓,這一次又重蹈覆轍。其實,他身處變法大本營,只要稍加留意,依附順從王安石,仕途青云直上是沒有問題的。他的同事呂惠卿、曾布、章惇等人后來都步步高升,貴為宰相。當然,蘇轍二十多年后也擔任了宰相,不過這升遷的道路也未免太曲折了。

      神宗皇帝看完蘇轍言辭激烈的奏章,感覺疑惑不解,問王安石:“轍與軾如何?觀其學問頗相類?!卑彩唬骸拜Y兄弟大抵以飛鉗捭闔為事?!钡墼唬骸叭绱?,則宜合時事,何以反為異論!”(《續資治通鑒》)顯然,神宗是支持王安石的。而王安石說蘇軾兄弟“飛鉗捭闔”即好出風頭,邀功進賞的意思。這就完全曲解蘇轍的赤膽忠心了。蘇轍看見一項危及老百姓利益的政策即將出臺時,就奮不顧身,為民請命,其精神是非常令人敬佩的。幸好神宗并未同意王安石加罪蘇轍的建議,準予蘇轍離開三司條例司。秋末,蘇轍在三司條例司呆了短短五個月時間就被迫離開,出任河南府推官。熙寧三年(1070)春,張方平知陳州(河南淮陽),聘任蘇轍為州學教授。這是蘇轍人生道路上的重大轉折,一個銳意進取,勇于改革的優秀青年,轉眼間被時代拋棄,劃入到反對變法陣營,甚至成為舊黨的中堅力量。這到底是蘇轍個人的無奈選擇,還是是“王安石變法”,乃至整個大宋王朝的悲哀呢?

        ?蘇轍從當時的最高權利中心一下子被下放,出任地位低微的州學教授,其內心的愁苦憤懣是可想而知的。蘇軾對弟弟受到的挫折深表同情,經常寫詩去信問候。緊接著,熙寧四年(1071)十一月,蘇軾也因反對新法出判杭州,他在《戲子由》詩中寫到:“宛丘先生長如丘,宛丘學舍小如舟。常時低頭誦經史,忽然欠伸屋打頭?!彪m為安慰弟弟,但蘇軾仍然改不了他好開玩笑的習慣?!拔恼滦〖及沧愠?,先生別駕(杭州通判)舊齊名。如今衰老俱無用,付與時人分重輕?!彼麄儍扇硕疾湃畞須q,哪里談得上衰老,但蘇軾對弟弟說公道自在人間,不要灰心喪氣?!伴T前萬事不掛眼,頭雖長低氣不屈?!泵鎸Υ驌?,我們更要堅持讀書人的風骨。這首《戲子由》后來也成為蘇軾諷刺新法的證據之一。蘇轍的好友、親家翁文同對蘇轍也很關心,二人常有書信往來。文同到陵州任太守時,作《子瞻〈戲子由〉依韻奉和》寄給蘇轍,詩中寫到:“子由在陳窮于丘,正若淺港橫巨舟。每朝升堂講書罷,緊合兩眼深埋頭?!?,“貧且賤焉真可恥,欲撻群邪無尺箠?!睂δ切┢圬撎K轍的小人,他恨不得拿起尺箠(鞭子)加以痛打!“安得來親絳帳旁,日與諸生共唯唯?!彪m然蘇轍的年齡比文同小得多(二十歲),但文同表示愿意當他的學生?!熬拥肋h不計程,死而后已方成名。千鈞一羽不須校,女子小人知重輕?!蔽耐J為蘇轍為道義而獻身的精神非??少F,這一點就是婦女兒童都是明白的。文同的鼓勵無疑是對蘇轍的最佳撫慰。

      在神宗朝,蘇軾雖不得志,但他三典名郡(密州、徐州、湖州),是風風光光的地方長官;而與蘇軾才華相當的蘇轍卻一直作幕僚,從事教學、文案工作,直至四十七歲才作了“縣城如手大”的績溪(安徽績溪)縣令,夠倒霉的了。蘇軾身上也有“憤青”氣質,但相對蘇轍,他人情練達,應對官場往來,經驗要豐富得多。蘇軾的詩文風靡全國,廣為傳頌,出盡風頭,他公開反對“王安石變法”,但并未發表多少反對諷刺新法的過激言論,遭遇的文字災禍多出于別人捕風捉影的嫉恨?!澳拘阌诹诛L必摧之”,蘇軾自然成為被攻擊的首選對象,而他的幾次遭遇災禍都牽連到蘇轍,一起遭殃。反觀蘇轍,他連皇帝的錯誤都敢指責,對富弼、王安石等宰輔級別的官員更是毫不留情地直接批評,這才是典型的“憤青”風范。這兩次“憤青”事件的不利影響,教訓實在太慘痛。然而,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蘇轍因此而得以遠離權力中心爭斗,一直困于基層,避免了更大的災難。這還真的不得不讓人佩服蘇洵“車輪印”預言的先見之明。

      北宋后期,黨爭激烈。蘇轍的政治生涯也隨著黨爭的起伏演變而沉浮。那曾經的“憤青”已經不再年輕,但無論是身處朝堂,貴為宰輔之尊,還是遭受迫害,貶謫到荒涼的瘴癘之地,蘇轍肩挑道義,見義勇為,敢于直言的精神始終沒有改變。蘇轍在《亡兄端明墓志銘》中對蘇東坡的性格特征描述道:“其予人見善者稱之,如恐不及;見不善者斥之,如恐不盡;見義勇于敢為,斯不顧其害”。這段話無疑也是對他自己“憤青”性格的最佳注腳。

      暮年的蘇轍退居潁川(河南許昌),為了躲避政治迫害,他深居簡出,不問世事,甚至多年閉門不通賓客。為了避禍,他曾經只身逃往汝南(河南汝南),不敢回家,在汝南居住一年時間。也許可以用辛棄疾的《丑奴兒》這首詞來形容暮年蘇轍的心境:“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宋徽宗政和二年(1112)十月三日,蘇轍盍然離去,與世長辭,享年七十四歲。

      四川省綿陽市游仙區東津路6號 ? 劉永

      如果你姓蘇,留言說說你的地址、字輩并在留言處互動交流!

      投稿方式微信號:QsgrQ138033389 郵箱:138033389@qq.com

      中脈遠紅鎮痛護具,讓你告別身體的傷痛!

      免責聲明

      以上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不代表本公眾號觀點,我們不對其內容的準確性、真實性、合法性負責,也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版權屬原作者,若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

      關注我們

      點擊微信右上角的“+”,會出現“添加朋友”,進入“查找公眾號”,輸入“天下蘇氏信息平臺”或ID號“TXSS138”搜索,即可關注!查看歷史消息請點擊標題下面的“天下蘇氏信息平臺”進入,請大家分享本平臺資訊,請訂閱今日頭條天下蘇氏信息平臺》多謝!

      天下蘇家古今事,盡在蘇氏信息臺。歡迎投稿、閱讀、寫留言、轉發……

      AV一本大道香蕉大在线

      <address id="nzfpj"></address>
      <noframes id="nzfpj">

        <form id="nzfpj"><th id="nzfpj"><progress id="nzfpj"></progress></th></form><noframes id="nzfpj"><address id="nzfpj"></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