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zfpj"></address>
<noframes id="nzfpj">

    <form id="nzfpj"><th id="nzfpj"><progress id="nzfpj"></progress></th></form><noframes id="nzfpj"><address id="nzfpj"></address>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中科院心理研究所近期科研信息概覽

      三倉心理學界 2021-11-05 11:42:14

      薈萃心理學各領域新進展、新動態

      來源?| 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官網



      01

      ——?心理所研究發現表達障礙與動機/愉悅缺乏不僅出現在精神分裂癥患者中,還存在于家屬和分裂型特質個體中?——

      作者: ?中國科學院心理健康重點實驗室 陳楚僑研究組


      精神分裂癥患者的陰性癥狀嚴重影響患者的社會功能及生活質量,是精神分裂癥殘疾的主要預測因素,因此,陰性癥狀的評估和干預對于精神分裂癥的研究非常重要。最新研究顯示,陰性癥狀可以匯聚成“動機-愉悅”和“表達”兩個維度。陰性癥狀臨床評估訪談(CAINS, The Clinical Assessment Interview for Negative Symptoms)是在這種評估需求下發展的新型臨床評估工具,國外的研究已驗證其具有良好的信效度,但其在中國文化背景下的適用性需要進一步的驗證,而且,是否能基于CAINS評分對精神分裂癥譜系中的不同人群進行區分尚不清楚。?

        

      為了解決這些問題,中國科學院心理健康重點實驗室神經心理和應用認知神經科學實驗室(NACN Lab)的陳楚僑研究員及其團隊開展了兩項研究,使用CAINS考察陰性癥狀在精神分裂癥患者、未患病的一級親屬以及高社會快感缺失個體中的表現。?

        

      在第一項研究中,對185位精神分裂癥患者進行CAINS和其他陰性癥狀臨床評估,以驗證CAINS的結構。各項指標表明,CAINS中文版具有良好的信效度,可以作為從“動機-愉悅”和“表達”兩個維度評估精神分裂癥患者陰性癥狀的有效工具。?

        

      第二項研究探討了CAINS在精神分裂癥譜系中的區分度,研究招募了44位精神分裂癥患者、43位未患病的一級家屬及44位健康對照組,并通過篩查招募了37位高社會快感缺失個體及36位對照組大學生,結果顯示,精神分裂癥患者在“動機-愉悅”和“表達”上均存在嚴重缺損,未患病的一級家屬在“動機-愉悅”因子上的評分顯著高于健康對照組;高社會快感缺失個體在“動機-愉悅”和“表達”上的評分均顯著高于對照組大學生。?

        

      上述研究結果表明,CAINS中文版可以從“動機-愉悅”和“表達”兩個維度評估精神分裂癥患者的陰性癥狀。更重要的是,本研究發現表達障礙、動機-愉悅缺損不僅在精神分裂癥患者中出現,在未患病一級家屬、分裂型特質個體甚至非臨床群體中也存在。CAINS的因子分具有辨別精神分裂癥患者、未患病一級家屬、高危大學生及健康對照組的敏感性。這些結果表明,CAINS中文版是可以穩定有效地評估我國精神分裂癥患者(甚至是表現出類似癥狀的其他臨床人群)陰性癥狀的臨床工具。?

        

      該研究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國家重點研究發展規劃項目、北京市科學與技術領軍人才項目、北京市科學與技術基金及中國科學院心理健康重點實驗室的資助。?

        

      文章已在線發表于?Schizophrenia Bulletin。?

      論文信息及鏈接

      Xie, D. J., Shi, H. S., Lui, S. S. Y., Shi, C., Li, Y., Ho, K. K. Y., Hung, K. S. Y., Li, W. X., Yi, Z. H., Cheung, E. F. C., Kring, A. M., Chan, R. C. K*. (2018). Cross cultural validation and extension of the Clinical Assessment Interview for Negative Symptoms (CAINS) in the Chinese context: Evidence from a spectrum perspective. Schizophrenia Bulletin,?https://doi.org/10.1093/schbul/sby013


      https://academic.oup.com/schizophreniabulletin/advance-article-abstract/doi/10.1093/schbul/sby013/4880446?redirectedFrom=fulltext)?


      02

      ——?心理所研究揭示負債會影響人對物理世界的知覺判斷?——

      作者: ?中國科學院行為科學重點實驗室 李紓研究組 劉洪志


      要具備獨立的人格和國格,沒有負債是很重要的。19世紀的埃及由于欠下英國巨額債務,不得不簽下喪權辱國的條約,一度成為英國的殖民地。新中國第一部歌劇《白毛女》中的楊白勞由于欠地主黃世仁的債無法償還,不得不飲鹽鹵自盡,落得個家破人亡的慘劇。中國人向來不喜欠債,視負債如負擔。?


      在物理世界,負債(財務)與沉重(身體感受)是毫不相干的兩個變量。然而,在多種文化里,負債大都被賦予了與身體負擔或沉重感相關的暗喻。例如,將債務說成是“背”債、“負”債,背負的東西定是可被重量量綱所度量的。中國有句俗話說“無債一身輕”,類似地,英語中也有“Out of debt, out of burden”這一對應的說法。但是少有研究證據表明:負債與身體沉重感之間真的有關聯。?


      已有文獻研究表明,身體沉重感會影響人對物理世界的知覺判斷。例如,負重的個體會將山坡判斷為更陡峭、將距離判斷得更遠,對環境更易做出極端的判斷。此外,個體對自身心理資源的感知也會影響其對物理世界的知覺判斷。通常來說,心理資源的減少會影響人對環境的知覺判斷,其模式與物理沉重負擔影響知覺判斷的模式一致。例如,有研究者發現,負有秘密的人群會將山坡判斷為更加陡峭,從而支持了“秘密使人感到沉重”這一假設。與之相似,負債體驗作為一種心理感受,也會導致心理資源的減少。而關于負債體驗是否會導致人的知覺判斷產生與負重體驗相似的變化,尚缺乏實驗證據。


      近日,中國科學院行為科學重點實驗室李紓研究組的一項研究考察了負債與身體沉重感之間的關系,揭示了“無債一身輕”這一俗語的科學解釋。?


      為了驗證負債與身體沉重感之間的關系,研究者進行了一系列實驗。在實驗1-3中,研究者讓受試者回憶自己曾經欠過的尚未償還的最大一筆金錢(金錢債)或者尚未償還的最大的一次幫助(人情債)。結果發現,與沒有回憶負債的人群相比,這些回憶了金錢債或人情債的受試者會做出與負重體驗一致的知覺判斷模式,例如把物體扔得更遠(實驗1)、把一段距離知覺得更遠(實驗2)、把山坡判斷得更加陡峭(實驗3)等。在實驗4中,研究者調查了負有助學貸款的大學生這一真實負債人群。結果發現,相比于沒有負債的大學生,負有助學貸款的大學生體驗到更高的主觀體重知覺。在實驗5中,研究者采用預注冊(Pre-register)的方式來重復實驗3的結果,以考察以上發現的效應是否穩定。研究者基于上述實驗的效應量來計算所需樣本大小,以保證研究結果具有較高的統計檢驗力。實驗重復了實驗3的結果模式,證明負債與身體沉重感之間的關系是穩定存在的。?


      該研究成果首次提供了負債與人的知覺判斷之間聯系的證據,證明負債會使人產生類似于負重的心理感受。這一研究成果與心理資源影響人對物理世界的知覺判斷的理論解釋相一致,并將“個體的社會心理資源會影響其知覺判斷”這一理論解釋拓展到一個新的知覺模式。此外,該研究成果可幫助理解不同文化下對負債看法的差異。美國人不喜儲蓄,大都是“月光族”;而中國人的儲蓄率卻異常高,因為中國人不喜欠債。本研究成果可幫助理解中國人對負債的態度,未來研究也可進一步考察不同文化下由負債驅動的不同行為模式。?


      該研究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31671166; 31471005)、中科院青年創新促進會會員項目(2015067)、中科院行為科學重點實驗室項目(Y5CX052003)等的支持。研究論文已在線發表于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論文信息及鏈接:

      Liu, H.-Z., Li, S., & Rao, L.-L.*?(2018). Out of debt, out of burden: The physical burdens of debt.?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76, 155–160. ??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22103117306418.


      03

      ——?心理所研究新范式探索挑戰風險決策理論的期望價值規則?——

      作者: ?中國科學院行為科學重點實驗室 李紓研究組 周蕾


      風險決策(risky decision-making)指人們對具有多個結果,且各個結果發生概率已知的選項進行的權衡(Kahneman & Tversky, 1979)。股票是買還是拋?選擇治愈率高但有風險的手術方案還是保守治療?是否選擇轉基因食物?等等。風險決策廣泛存在于日常生活和經濟行為之中,與人類的生存發展密切相關。 ?


      如何進行風險決策是人類不斷認識和改造世界過程中遇到的未解之謎。經典決策理論認為風險決策是一個補償性的、期望值最大化的過程:人們會基于概率的大小,對選項結果進行加權,然后計算各個結果加權效用之和,最終選擇總效用最大的選項。但是,越來越多的基于啟發式的決策理論認為,風險決策的過程是非補償性的:人們只依據選項的部分維度進行決策,符合啟發式等規則,并不包含期望價值規則所假設的“加權求和”過程。這一謎團一直沒有得以破解,或許是因為人們未找到揭示決策心理過程的令人信服的證據。?


      為了撥開迷霧,拓展并加深人們對風險決策內在機制的認識,近10年來,中國科學院行為科學重點實驗室李紓研究組著眼于決策過程,開發了一系列新的實驗范式,以系統地探索風險決策的過程,并檢驗期望價值規則適用的邊界條件。研究人員將這些范式應用到一系列選擇行為、眼動追蹤、事件相關電位和功能磁共振成像研究中,為回答“風險決策是否遵循期望價值規則”以及“期望價值規則何時適用”兩方面的問題,提供了基于結果和基于過程的匯聚性證據。該研究組近日在Journal of Pacific Rim Psychology上在線發表了題為“New paradigms for the old question”論文,系統地從方法學角度回顧并梳理了該系列實驗范式。?


      探索風險決策過程的范式

        

      在科學研究中,理論的發展主要為了回答“是什么”(what),“怎么樣”(how)和“為什么”(why)這三方面問題。研究人員開發的第一類范式著眼于“what”問題,直接探索風險決策過程是否符合期望法則假設,包含加權求和過程。?

        

      這些范式主要特點是:?

        

      其一,在任務邏輯上,包含了一對任務:決策者自主地進行風險決策任務和基線任務。由于基線任務中包含了加權求和的心理過程,因此通過比較自主決策任務和基線任務的加工過程是否一致,就可以判斷人們自主進行風險決策時是否包含加權求和過程?;诖诉壿嬔芯拷M開發了多組實驗范式,其中基線任務分別為“比例任務”、“判斷決策任務”、“多次風險任務”、“‘迫選規則體驗’任務”等。通過不同的過程追蹤技術,研究組采用這些范式檢驗了眼動過程和腦功能活動的一系列決策特征。例如,根據“加權求和過程”的假設,人們需要對每個選項進行加權再做出決策,那么會出現更多在選項的概率和結果之間的信息比較,即“基于選項(alternative-based)”的比較;而根據啟發式規則的假設,人們需要對選項不同維度進行比較進而做出決策,因此會出現更多基于不同選項同一維度之間的信息比較,即“基于維度(attribute-based)”的信息比較。研究組利用一系列眼動研究發現,被試進行基線任務(如比例任務)時,他們基于選項的眼跳次數多于基于維度的眼跳次數;而如果被試自主地進行風險決策,他們基于維度的眼跳次數會多于基于選項的眼跳次數(見圖?1)。?

        圖1?風險決策的眼動軌跡示意圖?

        (a)基于選項的信息比較模式;

      (b)?基于維度的信息比較模式?

        

      其二,這些范式采用了雙分離邏輯,從調節變量的角度檢驗決策過程。其具體思想是:如果任務A和B包含同一個心理過程C,影響C的變量,會同時影響A和B;反之,如果僅有A包含C,那么影響C的變量只影響A,不影響B,即出現雙分離效應。研究分別選取了只影響加權求和過程的調節變量,如計算難度、算術能力等,以及只影響風險決策過程的調節變量,如概率能力、感覺尋求、最小結果維度差等,按照雙分離邏輯對風險決策過程進行考察。相關研究結果表明,計算難度和算術能力等只影響基線任務,?而不影響風險決策任務,而概率能力和感覺尋求等只影響風險決策任務,不影響基線任務,因此不支持加權求和假設。?

        

      總而言之,通過基于這些范式的一系列研究一致發現,人們在自主進行風險決策時,不遵循補償性的期望規則假設,不包含加權求和的認知過程。相反,決策者更傾向于采用非補償規則,比如啟發式策略。?


      檢驗決策規則邊界條件的范式

        

      科學研究中檢驗理論的“邊界條件”是為了回答“何人”(who),“何處”(where)以及“何時”(when)的問題,以描述理論的適用范圍。研究組所開發的第二類范式著眼于“when”問題,檢驗在什么時候,期望價值規則可適用于風險決策。?

        

      因此,研究設計了“單次vs.多次”風險決策任務,以及“為自己vs.為眾人”風險決策范式,探索期望規則是否可解釋多次執行或為眾人決策的情境。系列眼動研究比較了目標情境(單次、為自己)和基礎風險決策(多次、為眾人)任務情境,發現決策者的信息加工模式在基礎風險決策情境中和加權求和規則的假設相一致;但在目標情境中與加權求和規則不同。這說明期望規則僅適用于多次執行,或為多人執行的風險決策情境。?

        

      該研究從理論上揭示了使用基于期望法則的相關參數來解釋人類風險偏好的缺陷,同時從方法上為未來的風險決策研究提供了一套新的任務范式工具。研究加深了人們對風險決策機制的理解,為建立、健全與風險決策相關的政策、法律法規提供了理論依據。?

      論文信息及鏈接:

      Zhou, L., Zhang Y-Y., Li S. *& Liang, Z-Y.* (2018). New paradigms for the old question: Challenge the expectation rule held by risky decision-making theories. Journal of Pacific Rim Psychology, 12, E17. doi:10.1017/prp.2018.4.


      https://www.cambridge.org/core/journals/journal-of-pacific-rim-psychology/article/new-paradigms-for-the-old-question-challenging-the-expectation-rule-held-by-risky-decisionmaking-theories/C7B516DAD3D667FBBB5E6E92B0B7C0C1


      ?本文內容來自網絡

      不代表三倉心理學界觀點,如有侵權請聯系后臺

      聯系合作、投稿等請長按二維碼

      AV一本大道香蕉大在线

      <address id="nzfpj"></address>
      <noframes id="nzfpj">

        <form id="nzfpj"><th id="nzfpj"><progress id="nzfpj"></progress></th></form><noframes id="nzfpj"><address id="nzfpj"></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