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zfpj"></address>
<noframes id="nzfpj">

    <form id="nzfpj"><th id="nzfpj"><progress id="nzfpj"></progress></th></form><noframes id="nzfpj"><address id="nzfpj"></address>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講”得好,也是啟發式——品鑒李衛東老師執教《論語十則》的“講析”藝術

      杰哥的精致語文 2021-10-28 13:50:10

      師:同學們知道我們今天學的課文的題目叫什么嗎?

      生:《論語十則》。

      師:你怎么知道念lún,不是念lùn呢?孔子曾經說過“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孔子說他自己并不是生來就知道一切的,難不成同學們就是生而就知道論語的“論”讀二聲?

      生:在二年級的時候有一篇課文,后面的那個“資料袋”就注明“論語”的“論”是讀lún。

      師:這位女同學把舊的知識掌握得太好了,今天要學的《論語十則》里面就有一句話:溫故而知新,可以怎么樣?

      生:為師矣。

      師:她可以當我的老師了。李老師再補充一點,這個“論”在這兒讀二聲,它和咱們平時讀的lùn意思不一樣了,讀二聲的時候當什么講呢?編撰。同學們寫下來,編撰整理?!罢撜Z”的“語”當什么講呢?“語”就是論難答述的意思,相當于“對話”,同學們寫下來?!罢撜Z”就是經過整理和編撰的對話,也就是說《論語》是一部對話集,知道了嗎?《論語》作者是誰?

      生:孔子和他的弟子。

      師:對,孔子和他的弟子,當然以記錄孔子的言行為主,中間也記錄他弟子的一部分言行,比如說這《論語十則》里邊就記錄了其中一個弟子的話,哪一個?

      生:曾子。

      師:很好,反應很快。曾子就是他的一個弟子,曾子比孔子小46歲,他寫了一篇長文就是《大學》。我們說的“四書五經”,“四書”就是《論語》、《大學》、《中庸》、《孟子》。好,關于文學常識咱們就了解到這兒。下面咱先放聲讀,古人說“讀書百遍,其義自見”,學古詩文我們必須要多讀,放聲讀。

      (學生讀書)

      【評點:講文學常識,不是機械地打出幾個幻燈片,而是從題目的讀音說起,激發了學生的求知欲,并且順勢勾連,回扣課文,簡介曾子,拓寬了知識面,還強化了《論語》“以記錄孔子的言行為主,中間也記錄他弟子的一部分言行”的印象?!?/span>

      師:真好,真乃眾生喧嘩,讀得不亦樂乎!我尤其發現一個男同學讀得搖頭晃腦,下面就請這位男同學給咱搖頭晃腦一番。

      生(朗讀):……

      師:好,請坐。這位同學你接著讀。

      生(朗讀):……

      師:讀得也不錯。有沒有讀得不準確的地方?

      生:“子曰:‘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他把“為”讀成了四聲,應該讀二聲。

      師:你能說一說為什么在這兒應讀二聲?

      生:因為這里的“為”是表示“成為”,整句話的意思是說,反復回憶以前的知識可以獲得更多的新知識,就可以成為老師。

      師:很好,這個“為”是一個動詞,它在這兒也可以解釋成“做,當”。而讀四聲時,“為”常作介詞,比如“為什么”。

      【評點:講字的音義,看似小兒科,其實體現了李老師的良苦用心:一是肯定學生,二是強化認知,三是學法滲透,帶著學生學著理解字音與字義之間的關聯,由音及義,由義推音?!?/span>

      生:“子曰‘學而不思則罔’”,他讀成了wáng,應該是三聲。

      師:好,請同學們注下音。同學們用筆寫一寫這個字,這個字容易寫錯,注意框架結構。

      (學生寫字)

      師:這個“罔”當什么講?快速看注釋。

      生:迷惑。

      生:“誨汝知之乎”,她把“誨”讀成三聲了,應讀四聲,是“教誨”的意思。

      師:這個字容易習慣性誤讀。我補充一點,剛才女同學朗讀時有一個字處理得非常好,說明她研究注釋了?!爸疄橹?,不知為不知,是知也”,最后一處“知”她讀成了四聲。這是一個什么字?

      生:通假字,同“智慧”的“智”。

      師:好,下面齊讀一遍課文。?

      (學生齊讀)

      師:下面再個人讀,這次讀大家就要試著翻譯一下了。大家小學時就接觸過翻譯,只不過上了中學翻譯要求要高了,要逐漸學會點知識,比如咱剛才討論的通假字。什么叫通假字呢?通假字是中國古書的用字現象之一,“通假”就是“通用、借代”,即用讀音相同或者相近的字代替本字。有人認為部分通假字就是古人所寫的白字(別字),后人紛紛效仿,也就固定下來了。除了通假字的知識,還要慢慢積累一些其他知識來幫助我們翻譯文言文。下邊以小組為單位,大家合力翻譯,這個同學不懂的,那個同學給講一講,小組內不能解決的,等一會提出來,讓全班同學和李老師幫助解決。

      (學生以組為單位翻譯、討論。教師巡視。)

      【評點:講文言知識,介紹了通假字的定義和成因,因為是“隨文而教”,所以不生硬,很契合,并由此拓展開去,告訴學生“知識”對于翻譯文言的重要性?!俺送僮值闹R,還要慢慢積累一些其他知識來幫助我們翻譯文言文”這句話,對學生未來學習文言,既是鋪墊,又是啟發?!?/span>

      師:沒疑難字句就不用提問,有疑難就提出來,正所謂“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明明就是不知道,你別不懂裝懂,是不是?

      生:“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遠乎?’”這句話我們有點不懂。

      師:是這句話全不懂?還是中間個別詞不懂?

      生:整個句子不會翻譯。

      師:咱一塊兒翻譯,“士不可以不弘毅”,“士”是什么?

      生:戰士。

      生:君子。

      師:當“君子”講好一些?!笆俊本褪侵缸x書人。你看它一個“十”字下邊一橫,在遠古時代是從十個人當中選出一個人處理種種事物,幫助大家管理,后來這個“士”就演化成讀書人,讀書人要出來做官的話那就是“出仕”,是另一個“仕”了。

      【評點:這一段講析,答疑釋難,我們不僅可以看到李老師深厚的知識積淀,還能感受到李老師高超的教學智慧。從“士”的造字說起,饒有趣味,又從“士”說到“仕”,不純粹是知識的延伸,更是一種文化的滲透了?!?/span>

      師:“弘毅”又當什么講?

      生:剛強勇毅。

      師:“任重而道遠”,現在已經演化成?

      生:成語“任重道遠”。

      師:李老師教大家一個翻譯文言文的辦法。因為文言文以單音節詞匯為主,翻譯的時候一般可把單音節的詞擴展成現代漢語的雙音節詞,試一試。

      生:“任”是“任務”,“重”是“重要”,“道”是“道路”,“遠”是“遙遠”。

      師:很好。任務、責任很重大,道路卻很遙遠,意思是一個讀書人要使自己變得剛毅,變得堅韌,責任重大路途遙遠。再接著往下看:“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讀書人為什么要弘毅???為什么他的責任重大路途遙遠?原因就在“仁以為己任”,翻譯這句話的時候也有一個技巧,得把語序稍微調整一下,這五個字其中一個字兒調一下,把它換到另一個地方,你翻譯的時候就順了,怎么調整語序呢?

      生:以仁為己任。

      師:很好,“以仁為己任”,就是把仁愛作為自己的責任?!安灰嘀睾酢?,不也很重大嗎?再往下看,“死而后已,不亦遠乎”,死了,一直到死了才怎么樣?

      生:停止。

      師:對,已,停止。記在書上。一直到死,我才停歇下來,這樣一個人生歷程不也很遙遠嗎?

      師:你看剛才咱們學了好幾種翻譯文言文的辦法,比如說有的時候調調語序,因為古代漢語語序和現代漢語不太一樣,經常有些后置句,前置句等等,翻譯不通的時候調一調試試。還有就是把單音節詞置換成現代漢語雙音節詞等等。

      【評點:講方法,不是生搬硬灌,而是水到渠成。我們來分析一下李老師這一處講析的步驟:先介紹方法,然后學生當堂使用方法,最后總結強調方法。當堂使用方法,最值得稱道,因為方法只有在使用中才能生成為能力,“用方法”的過程,就是理解、內化、鞏固的過程?!?/span>

      生:我們組不懂的是第45頁那一則,“子曰:‘歲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span>

      師:先不著急翻譯,你們能發現這個句子和其它九則在表達上有什么不同嗎?

      生:它寫的是松柏,寫的是植物,其他全部都是寫人。

      師:是的,其他九個句子都是直接告訴我們應該怎樣做人,應該怎么做事,而這個之前告訴沒有?用了什么修辭?

      生:沒有,是比喻。

      師:咱把這個句子翻譯一下吧,歲就是時令、季節、天氣,天氣寒冷然后才知道什么?松柏怎么樣?李老師想問一問,你見過松柏凋謝嗎?

      生:沒有。

      師:那我就不明白了,天氣寒冷了,我們才知道松柏是最后凋謝的,它從來都沒有凋謝,怎么后凋謝?

      生: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冬天要下雪把松柏綠油油的葉子遮掉了,看起來像凋零那樣。

      師:很天真的猜測。

      生:我覺得是這個樹枯萎了。

      師:李老師課前查了查資料,這里的“后”相當于“不”,古代漢語在很多時候用“后”替代“不”,整句話應該翻譯成:天氣寒冷了,才知道松柏不凋謝??磥?,硬翻譯有違常識的時候,就要多查查工具書,看看有沒有更好的解釋。

      【評點:講翻譯,沒有直接告訴答案,而是先“吊胃口”,“你見過松柏凋謝嗎?”、“它從來都沒有凋謝,怎么后凋謝?”引導學生質疑;當學生確實回答不了的時候,李老師及時給出了答案;與很多老師不同的是,李老師抓住契機,提醒學生硬翻譯有違常識的時候,要“多查查工具書”,這樣的提醒,一定能給學生留下深刻的印象?!?/span>

      師:這句話用委婉的比喻想告訴我們什么道理?。

      生:就想告訴我們要堅持。

      師:身處亂世,或者身處艱難的情境下,我們才能看出什么是真正的堅強剛毅,是不是這樣?《論語》里邊比喻、反問、排比、對偶等等用了不少,它本身就是一部非常好的修辭書。

      生:我們組想問的是,“子曰:‘由,誨汝知之乎!知之為知之……’”,不懂“誨汝知之乎”。

      師:誰能為他們組翻譯一下這個句子?

      生:教誨你了解了這些事情是怎么樣的。

      師:“誨”翻譯教誨,不錯?!叭辍?,同學們看下邊注釋是“你”,我教誨你什么?“知”,是知道,因為下文說“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薄坝伞本褪锹酚?,也稱“子路”。課一開始說《論語》就是一部對話集,只不過現在看不出對話的情境來,到底是子路先問的什么,然后孔子怎么回答的,他們之間是不是有幾個回合,我們已經看不太出來了,在編書的時候把那些情境都省略了。只有最后的結論:子路我教給你什么叫做智慧,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這就是真正的智慧。同學們如果感興趣,課后去猜想還原一下當時的情境,一定很有意思。

      【評點:講翻譯,這一次與之前不同,李老師側重于“示范”,先落實重點字詞,再疏通句意,這也是翻譯文言句子的常用步驟。如果就句子講句子,那實在算不得高明,李老師抓住《論語》“語錄體”的特點,強調了“情境還原”對于翻譯和理解的重要性,方法的傳授可謂匠心獨運?!?/span>

      師:李老師還準備了一個句子,“學而時習之”,李老師查找了不同的資料,對這個“習”有四種解釋:復習、練習、演習、實踐。你覺得翻譯成什么更契合孔子和他的弟子之間的關系?契合他們討論的真正的目的?

      生:我覺得應該是“復習”。

      師:為什么?

      生:溫故而知新。

      師:你聯系到了另一則“溫故而知新”。讀這一則想到另一則,這種讀法叫做互證或者互參,前后文互相證明、互相參照。還有其他選擇嗎?

      生:我覺得可能是“練習”。學了,通過練習他會不斷地熟悉。

      生:我覺得應該是實踐,就是學習了要照著這個去做。

      師:你知道你這個理解和誰的理解是一樣的嗎?他叫李澤厚,李澤厚寫了一本書叫《論語今讀》,他就認為這個“習”是實踐,別光學死知識,學了知識然后要去實踐它,把學和做結合起來。我個人比較認同這個解釋,它抓住了《論語》最核心的東西。我們當然也可以理解為去復習掌握知識,但是從更寬闊的角度來說,《論語》更多的是教我們學會做事學會做人,學做合一。比如說你今天學了《論語十則》,難道僅僅是復習復習背誦它?更應該怎么樣?

      生:運用。

      師:對,去運用它,去認識自己,去過更好的人生,是不是?

      生:是。

      【評點:講翻譯,又變換了手法,先學生“辨析”詞義,謂之“放出去”;再教師精當講解,謂之“收回來”。一放一收之間,既尊重了學生的主體活動,又充分發揮了教師的主導價值?!?/span>

      師:好,句子咱們就翻譯到這兒,下邊讓大家放松一下,聽一段小音樂。(放《論語》吟誦音頻)好玩嗎?

      生:好玩。

      師:知道這叫什么嗎?吟誦。吟誦者是南京師范大學的陳少松,他是用江蘇方言吟誦的,實際上同學們也可以來四川版的吟誦,有感覺嗎?試一試,按照你的想法來吟誦。

      ?(一女生用四川方言試著吟誦了第一則)

      師:她用四川方言念的,你自己也現場試一試,來,開始。好,回去之后偷偷地練去,今天就不讓大家展示了。同學們,如果讓你從《論語十則》當中選一句作為你的座右銘,你會選哪一句?

      生:“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span>

      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弊约翰幌敫傻氖虑椴灰┘釉趧e人的身上。

      生:我選的是“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

      師:為什么會選這一句?

      生:我們學生也是讀書人,我們要學會剛強有力,將來背負起復興國家的重任。

      師:好,大家各有選擇也各有理由,還有好多同學想舉手,就不讓大家一一說了。我另給同學們一個挑戰性的任務:利用這節課的現場,你來說一段話,這段話要自然地引用上《論語十則》中的一句,不一定把一則全引上。

      生:老師教我們“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師:來了一個腦筋急轉彎啊。還是要給出一個情景,自然地引用《論語》,表達自己的意思。再想一想。

      生:我認為唐漫路可以“為我師也”,因為他能夠“溫故而知新”。

      師:他加上人名把《論語》巧妙地串聯了一下,不能說不可以,但感覺還是有點簡單。

      生:親愛的樓長,你們寢室不想打掃衛生間,卻安排我們來做,孔子說得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都做不到,就不要太苛刻地對待我們63寢室了。

      師:好不好?

      生:好。

      師:這就是自然地引用。

      生:有朋李老師來自遠方,不亦樂乎。

      師:有意思,但是沒展開,我幫著擴展一下:李老師從北京來,還有在座的來自各地的聽課老師,和我們初一(14)班的同學一起上課,快快樂樂一節課,真是應了那句古話:“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薄皩W而時習之”,學了就要去反復運用。你看,老師比較自然地又引用上了“學而時習之”。

      【評點:這里的“講”,有肯定,有補充,有回扣。令人稱道的是,在示范造句的同時,回扣“學而時習”,“運用”是學習《論語》的旨歸。所以,此處一講乃是畫龍點睛之筆?!?/span>

      師:好,課下把這十則《論語》背熟,并且翻譯在本子上。給大家推薦一本書:《論語今讀》,這本書如果你要覺得深的話,可以換讀一本稍淺的,《于丹論語心得》。


      【總評】

      說李衛東老師的課堂“講析”就是“啟發式”,理由如下:

      老師的“講”,能夠使學生的新舊知識之間產生“突然接通”的效應。抓住契機,尊重學生學習前經驗,順勢而“講”,一“講”而通,通了,就順了,就避免了“灌”的生硬和凝滯。我們看教學伊始,李老師問“論”的讀音,就是在學生已然知道讀二聲的基礎上,進一步補充拓展,解釋了“論”的意思,繼而又解釋“語”的意思,連起來解釋“論語”的含義,從而水到渠成地講授了“論語是一部對話集”的知識。以舊知識為起點,講新知識,符合“溫故知新”的學習規律。

      老師的“講”,能夠使學生在苦思冥想之際有“頓開茅塞”之感。不當講之時而“講”,是干擾,若喋喋不休,那簡直就是聒噪了。因此,選擇“講”的時機是一種智慧。對于“歲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中的“后”,學生在翻譯過程中遇到了困難。從課堂現場來看,學生依靠自己的知識儲備是不可能回答這個問題的。此時,就需要老師出面來“講”。此時的“講”,就是“不憤不悱,不啟不發”,一“講”之后,豁然開朗。

      老師的“講”,能夠激發學生“得寸進尺”的求知欲。李老師在解答學生疑問的時候,總是將“答疑”與“啟智”巧妙銜接,既釋疑,又啟發新的思考,可謂一箭雙雕。比如在解答“誨汝知之乎”這個句子的疑問之后,李老師提及了“情境”,并猜想“子路先問什么,孔子是怎么回答的,是不是有幾個回合”。這樣的猜想,不就是向學生的心田投入了一顆石子么?激起的漣漪是不言而喻的。

      老師的“講”,能夠推動學生的思維“更上一層樓”。關于教師的“講”,可以分為這么幾重境界:講了不懂,一講就懂,講了能懂,講了更懂。無疑,“講了更懂”的“講”,是舉一反三,是提升思維品質,是最高境界的“講”。比如,在組織學生理解“學而時習之”的“習”的環節,李老師提供了四個答案“復習、練習、演習、實踐”給學生參考討論,在此基礎上,李老師表明了自己的立場,并強調了學習《論語》的“實踐運用”意義,這就將學生的思維由單純的知識學習提升到了實踐運用的層次。

      總之,品鑒李老師執教《論語》這一課例,我們最鮮明的印象就是:“講”得好,就是啟發式。


      AV一本大道香蕉大在线

      <address id="nzfpj"></address>
      <noframes id="nzfpj">

        <form id="nzfpj"><th id="nzfpj"><progress id="nzfpj"></progress></th></form><noframes id="nzfpj"><address id="nzfpj"></address>